【AC中心】老马,放下那沓检讨

一个ooc的用来搞笑的段子,每次看到Ezio收集羽毛就会想到他去拔鸽子的毛,可能是我比较恶趣味。

“……阿泰尔,你怎么这么无聊。”

阿泰尔闻声立刻抄起桌子上剩下的平整纸张扔进抽屉里,不过马利克手上的那沓就无能为力了。他瞪了难缠的同事一眼,马利克则好笑地看着对方警觉的样子,扬扬手中的……检讨。

“你带的小崽子们都……很有趣。”

明明就是一言难尽吧!阿泰尔在内心无声地怒吼着,不过他还是一脸波澜不惊,尽力维持着一如既往的高冷形象——也就是持续面瘫。

“你还给检讨作注解,也很有趣。”

不,我刚被阿尔穆林拎过去训了一顿,就是因为上回我揍你的那一下正好被他看到了。所以这回无论你怎么招我我都不会动手了,不然我可能会直接把阿尔穆林打住院,我还要被起诉,那太可怕了。

阿泰尔把自己整个扔进椅子里,斜眼看着马利克背对着他坐在办公桌上,对着他收的检讨偷笑。拜托你不要抖得那么厉害好吗,就算你面无表情我也知道你的脸快抽筋了!

不过想想看,可能……是有那么点儿好笑……大概?

 

 

 

我亲爱的(A:你这肉麻的前缀是跟谁学的?哦,你哥)阿泰尔老师:

非常对不起,我不应该为了我妹妹把你养的和园长老头的(A:划了也没用,我看到了)鸽子的毛拔光了,导致它们看上去就像要被烤了一样,所以被对面烧烤店的采购员抱走了。然后我还拉着我妹妹去吃了,我还给你带了几串,但是你为什么要发火呢明明有人请你吃饭?(A:别说废话,你是拿去销毁证据了,你敢给阿尔穆林带吗?)

哦,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真的是带着一颗真诚地爱着你的心给你带的吃的,你不应该这么无情地责备我,这真的伤到了我的心。我可能这一段时间都一蹶不振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吧。如果你不请我吃对面那家烧烤店的招牌烤翅我就与你永别了。

                                         你伤心的艾吉奥

(A:我非常严厉地警告你写检讨不要半途而废,不要随意让你哥哥代写。就算你让你哥哥代写也不要让他随性写出这么浮夸的东西来好吗?回家跟你们的父母说多带你们去吃烧烤好吗?还有永别?呵,你觉得你有能力转园到隔壁圣殿幼儿园吗,天真,不要看到挂个圣字就觉得有多高级,你们家斜前方的搓澡堂子还叫圣境浴池呢。)

    

 

阿泰尔(A:直呼名字?很大胆啊,喊康纳试试?):

我作为这个幼儿园的头(A:你姐姐看到会暴揍你),不应该被这么毫无尊严地当众批评。而且当时我是为了捍卫自由才踢了隔壁班的那个丑光头一脚,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他就把活动区域都占了。(A:你不也天天这么干吗?看在你是为本班同学的份上就不说你了,继续干吧,小心不要让园长看见。)

还有能不能把我姐姐调到隔壁班?(A:不能)她实在好唠叨啊,让她去烦死隔壁班那帮子讨厌鬼不是很好吗?(A:再说一遍,你姐姐正举着拳头在打你的路上狂奔)还有(A:你也很唠叨,为什么不把你调到隔壁班?)让那个亨利离我姐姐远一点儿。每次我去找她说话都能碰到他,两个人谈话还有另一个人围观实在是很让人不爽(A:我没记错的话明明是你自己跑去插嘴然后被你姐姐训吧)。

综上,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这些。

                                                   匿名

(A:雅阁,就算你想匿名第一句也出卖了你。我让你写检讨不是让你下命令,幼儿园的头没什么,真的,你头顶不但有我还有阿尔穆林。鉴于你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你内心对你姐姐的关心,我决定把伊薇调到你旁边的床位,不用谢我。)

 

 

 

阿泰尔老师:

可以把雅阁调到我旁边的床位吗?(A:不好意思雅阁滚去和他姐相亲相爱去了,还有我让你们写检讨不是让你们提意见!)

鉴于我把我的寒鸦号改装的很成功(A:放开你的小床,你家长要赔钱的。),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整个班的船都升级一下(A:是床,不要偷换概念,不能),这样就有实力和隔壁班竞争了(A:你们是有什么奇怪的破坏公物比赛吗?你不觉得这些不应该说出来吗?)。我觉得这不算破坏公物虽然你一定会这么说(A:……),这样有助于我的知名度在幼儿园的扩散(A:雅阁有话跟你讲)。

                                             你的船长爱德华

(A:我是让你写检讨,船长大人)

 

 

 

敬爱的阿泰尔老师:

可以把艾莉丝调到和我一个床吗?(A:??????)我每天只有来幼儿园才能和她见几面,根本没有说话的时间。只有放假时才能好好找她玩,她还嫌我不去找她。这样下去我会和她生疏的,所以我在你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跑去和她玩,我以为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宽容(A:????)是默许,非常抱歉我误解了。从今以后我会更加有礼貌地偷跑出去(A:???你再说一遍?)。

                                         彬彬有礼的亚诺

(A:混蛋也可以彬彬有礼地耍流氓,还有艾莉丝在隔壁幼儿园并不是隔壁班,别再翻墙去找她了,我在那铺了软垫架了小梯子只是警告你不要摔断腿不是放纵你这种行为。最后,我是一个保守的中东人。)

 

 

阿泰尔老师:

可以给我换张大一点儿的床吗?(A:给你两张拼一张怎么样?)

可以让我妈妈来接我吗?(A:你爹就在隔壁上班,我也很绝望啊)

                                                   康纳

(A:不要抗拒你爹,他是你的伙食费供应商之一,等你长大就可以作废这项协议了。

不过你赖在幼儿园不走导致我无缘无故地加班的检讨呢?

我有必要找你爸聊一下家庭教育了。)

 

 

 

尊敬的阿泰尔老师:

食堂的饭太难吃了能不能改善一下?

                                                   雅阁

(A:你有必要写两份吗?你觉得我不会核对你的字迹吗?最后你有什么资格说食堂的饭难吃??)

 

 

 

“……别看了,我要把这贴到告示栏去了。”阿泰尔趁马利克不注意抢过“检讨”向外走去。马利克吓了一跳立刻拉住他阻止他的自杀行为,“你猜阿尔穆林看到这上面的话是先被你打死还是先打死你?”

阿泰尔拍拍手中的纸张,冷笑一声。

“起码我要让雅阁和爱德华知道,我才是幼儿园的头。”

    

fin.

评论(6)
热度(134)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