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荒唐世界 01

  24岁阿泰尔×19岁Ezio,半POI设定

       重新改了之前的稿

  

  如果不是雅阁那天的胡闹,他也许会浑浑噩噩地度过大学时期,然后在毕业前拼一把,最后到老爹那去工作;而雅阁那天确实胡闹了那么一把,于是他踏进了另一条剧情线,直接导致他现在享受着一身疲惫酸痛躺在破烂租房的破烂床上,写他无聊至极的日志。

  笔还是好久之前从肖恩桌上顺走的。

  “不管生活有多么糟糕,”Ezio一边写着一边慵懒地念叨着,“看见他后你就会想,生活还能再糟糕一点儿。如果你加上那么一欧元,他还能给你送上混乱加餐。当然,现在可能是现阶段最糟糕的境况……”

  写到这句话的最后,开朗的小伙从胸膛挤出一串急促的笑声,配上好几天不刮的胡渣,真是十足的颓废风。

  “……也可能不是。我怎么就感觉不到紧迫呢?”

  他呻吟一声从床上翻滚下来,拉上另一半窗帘,只从缝隙处观察着脚下的街道。刚刚就是在这里,他一出门就看到了拐角处冒出来的阿泰尔。虽然他的第一想法是转身就走,但脱口而出的抱怨却是“我没刮胡子”。

  阿泰尔站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低着头没有作声。最后他又以正常步速走过来,在经过假装玩手机的Ezio时让他跟上来。Ezio翻了个白眼,摸摸粗糙的胡渣,在阿泰尔消失在远处的人群中时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但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选择——对于一个急需要睡觉和吃饭的人来说。跟人干架只是精力充沛时他比较喜欢的任务,现在属于“附加任务”,更何况还有费脑的情况分析。于是当一切结束后,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不是因为躲避要围捕,而是他想躺床上大睡一场。

  悲剧的是,当他真正如愿以偿躺在床上时,全身的酸痛却愈加明显,偏头痛使人疲惫却不能让人入睡。没办法,他只能看着天花板发呆。逐渐的,他想起了在宿舍躺尸的那段悠闲时光,而现在,雅阁的去向也不得而知。

  这屋子的天花板……跟宿舍的还挺不像的。

  


    “Hey!我现在要去福斯特那个老家伙的休息室,这个点儿他应该还没有走。”

  微型摄像机的视角非常糟糕,画面一直在剧烈地摇晃着,充斥着乱七八糟的灌木丛的枝条。终于,摄像机的主人——Ezio钻出了绿化带。远处的灯光映着几个零零散散的人,镜头上扬,大概在三楼的位置有一扇窗户透着亮光。

  “Ok,今天就不从正门走了,让我们找点儿乐子。”

  可以看出,Ezio扒着一楼的窗户爬上了二楼的阳台,撬了门锁摸索着进了楼。

  然后又是一片黑暗,唯一传来的就是不急不缓的脚步声。

  Ezio从腰侧掏出一个“血肉模糊”的软趴趴的面具贴在了脸上,忍不住急促地笑了起来。然后他重重地砸了砸唯一开着灯的那间休息室,听见里面一声高昂的“谁啊”之后就拉了门外的电闸。

  一篇寂静。

  福斯特摸索着到了门口,摁了摁开关发现没有用,便小心翼翼地开开门。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刚才砸门的是什么。他紧绷着脸,刚往外走了一步就感觉脖子一凉。可怜的老师身子一惊差点跳起来,接着白光一闪,就看见面前的血淋淋的大脸。

  “你应该在视频前加个r18的标志,”雅阁假装露出一副嫌恶的表情,“不是说你的面具太血腥了,是福斯特那老头的尖叫声太恶心了。不管怎么样,这回干得漂亮。”

  Ezio大笑着把面具扯下来扔给雅阁,然后从上铺敏捷地翻下来,将视频倒了回去,一边憋着笑一边指给他的舍友,“你还没看他吓尿了裤子,不然最后我干嘛要给这地方来个特写?”

  “哈哈哈你还真是恶趣味。”雅阁愉悦地听着福斯特不成调的大叫声,这是他和Ezio合作以来最愉快的一次。福斯特上课时嘲笑他建立的社团像三流的小混混团体,还侮辱伊薇是个不检点的女流氓。实际上呢,他见都没见过伊薇。

  “不过小心点儿,很多人都知道是你干的。”

  “随他去吧,我躲开监控了。”

  雅阁微微一笑,正巧这时他的手机震了起来,他站起身来向阳台走去,顺便拍了拍意大利小伙儿的肩膀,“Nice work.”

  Ezio耸了耸肩。干这档子事是他的乐趣也是他的强项,更是支撑他大学生活的必要条款——毕竟他从不去上课,也不会乖乖在寝室待着。谁要是有个不顺眼的人想教训一下,他绝对是蹦着帮忙的那个,因为他闲。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到12点了。Ezio关上电脑,兴奋地吹了声口号,准备去和克里斯蒂娜一起去吃饭了。

  阳台上的雅阁特地拉上了门不知在说些什么,看他苦恼地表情八成是他姐姐打来的电话。Ezio给他竖了个大拇指,雅阁耸耸肩给他比了个中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似乎灵光乍现,急匆匆挥了两下胳膊让舍友先别走。

  Ezio撇撇嘴,看着雅阁挂了电话笑得一脸痞气。通常情况下他不会对朋友这么笑,于是Ezio想也没想地就回了一句。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雅阁无奈地拉住他,解释道“还记得前一阵子被通报批评的那哥们儿吗?他说抓他现行的老师在电脑里存了点儿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过是在家里。”

  Ezio作势就要揍他,“你想让我取回来?可是今天该你了好吗?”他今天晚上还准备和他的准女友出去享受一下呢。

  雅各晃了晃手中的电话,一脸遗憾,“我姐姐回来了,我可不能让她知道。”

  要是当时Ezio知道雅阁纯粹是为了偷懒然后把自己坑了的,打死他也不会趟这淌浑水。但是如果没有这机会,按自己逃课成瘾的性子,可能直到毕业和阿泰尔都没有交集。

  咳,算了算了这也算抵了账吧。

  

       看来自己的观察力还是可以的嘛。

  Ezio一边自我陶醉着,一边下意识地躲掉马路上的监控,顺着一条没有灯的小巷子走到了目的地。他奇怪的一件事是雅各刚刚发来的讯息,告诉他去找保险箱而不是去拷什么东西。这听起来有点儿诡异,毕竟最开始的目的只是恶作剧。但是保险箱……?

  “对自己有点儿信心,哥们儿。”

  Ezio最后看了眼雅各发来的短信,愤愤不平地关了手机,找了个偏僻处翻进了宅院里。他猫着腰,谨慎而迅速地溜到住宅的一角,湮没在黑暗中。

  二楼的某一间卧室内,随着咔哒的一声轻响,素色的窗帘瞬间上下翻飞起来。高大的阴影挡住了窗外路灯的灯光——他穿着带宽大的兜帽的衣服,以至于半张脸都模糊在帽子的阴影下。他的耳朵上夹着小巧的无线耳麦, 手上还套着一层薄料子的手套。

  “Well,肖恩,我进来了,东西在哪儿?”

  “你最好小点声,房子里还有别人在。从这间屋子出去然后上楼,有几个房间需要排查,位置你都看过了。”

  “雅阁呢?”他一边咬下手套一边打开卧室的门,低沉的声音里满是不悦,“我不想老是给他收拾残局,这种事情是他的活儿。”

  “他爱干的是打架的活,阿泰尔!别浪费时间了,我已经容忍你不带手套就工作了。”肖恩压下火气好心地提醒他,毕竟留下指纹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可阿泰尔高傲又固执,对自己的能力有着过高的评价——虽然他没有说过,但在做事上时时刻刻都在体现自己的优越,包括这种不屑于做“防范工作”的态度。

  耳麦里同时传来瑞贝卡洪亮的声音:“干活儿,墨迹什么!等着午夜情人吗?”

  阿泰尔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迅捷地在黑暗中移动着,他的脚就像踩在厚重的羊毛毯上一样,没有泄露出一丝声响。

  肖恩调出前几个小时的录像把现在的覆盖掉,确认无误后再次打开了住宅里的录像——在他的显示屏上,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在某个房间里多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等等,阿泰尔,有些事不太对,房间里还有人。”

  “你刚刚说过了。”阿泰尔以平稳的声调回应着,同时在楼梯口顿了顿,不慌不忙地环顾了下四周,这才别过头三步两步上了三楼。

  “这家还真富裕,看来凭着那几张纸赚了不少。”他咬着小型手电筒,花了点时间捅开门锁,然后握着手套缓慢地拧开了门把手,闪身进了屋。不远处的黑影背对着自己嘟嘟囔囔地捣鼓着保险柜,大概是在抱怨约会的取消。阿泰尔本想一掌把他击晕扔到一边,但还是一字不漏地听完了这段极具韵味的抱怨,这其中还有雅各的名字。

  “我懂了,”耳麦里传来肖恩哭笑不得的声音,“还记得雅阁提到过的那个热情奔放的意大利小伙吗?Ezio,他是被骗来帮雅各把今晚的工作做了。大概是那混小子认为我不会找你来顶替他。”

  阿泰尔没法回答,他饶有兴趣地走近几步去看Ezio的进度——当然是很糟糕,他那半吊子手法显然是刚学的。更重要的是他也没带手套,阿泰尔可以想到那些留在窗户上的指纹,一时间心血来潮,便悄悄挪到窗户边去“欣赏”那些留下来的罪证。

  瑞贝卡和肖恩聚精会神地盯着房间里的两人。平静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只见角落里的愣头青捣鼓了一阵后垂着头败下阵来,又瞬间把视线僵在了窗前的人影上。

  “他看见你了。”肖恩咬着重音提醒着,“顺便一提他是你的学生。”

  Ezio现在只感觉头皮发麻,刚才的发现的那一眼差点没让他把心脏吐出来。老天,他快被吓死了!他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门口——他检查过的,打开要开锁但是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这样看来门把手上也有你的指纹。”阿泰尔挑眉也看了眼门口,他对面的青年像个惊吓过度的兔子一样随着他开口抖了抖。他不屑地哼笑了一声,径直走向保险柜,轻车熟路地解锁,取出了转账记录。

  最初的惊吓过后Ezio镇静了许多,他好奇地打量着蹲在一旁的男人,正巧阿泰尔也抬起头来,那金色的琥珀一样的瞳孔就这样在黑暗中溢出光芒,同时伴随着低沉的一声,“怎么了?”

  “我知道你,阿泰尔,哲学系的导师,对吧?”Ezio还是有点印象的,当初托他办事的人还指名过这位年轻的导师, 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

  “我知道你从来没上过课。”阿泰尔小心地合上柜门,根本就没拿正眼瞅他,“现在我知道原因了。”

  Ezio耸耸肩,轻佻的笑了起来,“那又怎样?现在你和我都一样。而且我也没影响你。”

  “你是想让我感谢你吗?还有你是怎么蠢到连手套都不带?”

  “你不也没带吗?”

  “那你看看明天被抓的是谁?”

  Ezio哑口无言,再者,他瞥到了来者别在腰侧的枪,头疼起来。回去以后绝对要把雅阁揍到半身不遂,然后向他姐姐揭发他!他绝对是把自己推到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里来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认识了一年的兄弟竟然是这样的人。郁闷的小伙耷拉下脸来,丝毫没有在意阿泰尔打量他的目光。

  “实话讲,”阿泰尔清了清嗓子让走神的Ezio把注意力拽回来,“你影响到我了,尤其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该苦恼的是我吧?”

  “你不懂,”Ezio这时想到了被放鸽子的克里斯蒂娜,那姑娘此时应该怨念地坐在图书馆里学习,于是十分悲伤地抱怨道“我只是个想和女朋友约会的普通学生,千真万确。”

  女朋友?阿泰尔沉着脸,似乎很反感这个名词。他从后腰处掏出一把枪来,快步走向吃惊的Ezio,然后毫无预警地踢上他的膝盖使他吃痛地一叫,接着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等等等……单身狗的愤怒吗??不是这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吧?

  欲哭无泪的意大利小伙将手挡在自己面前,还不死心地吐槽了一句,“找不到女朋友不是我的错,哥们。”

  阿泰尔僵了一下,然后就听见耳麦里肖恩没憋住的一声轻笑。真让人不爽,他暗骂了一声,暴躁地从腰带里掏出抢来。

  瑞贝卡吹了声口哨,“呃,提醒你我们已经报了警。”

  Ezio忍着腿上的剧痛,感觉冰冷的枪口正顺着的脸颊滑下来,然后不轻不重地抵着自己的喉结。睁眼,只能看见阴影下那张带着疤痕的嘴张张合合,磁性的声音从口中流出,炸响在耳边。

  “你不想让我做点什么吧?”

  Ezio在莫名地心跳加速的同时,十分破坏气氛地接了一句。

  “我……我不是ga……”

  由于枪口压上了嗓子,变得尖细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卧室中,旖旎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还不想把你打残,不是要把你这样那样了!听着肖恩再一次笑出声来,阿泰尔狰狞着扭曲的脸在内心咆哮着。

  还好,窗外及时响起了鸣笛声,将尴尬的气氛勉强扭转成紧张的气氛。阿泰尔看着正想跳窗逃走的Ezio,十分愤怒地一把把他扯下来,在背后人疑惑的咒骂声中夺窗而逃。

  真是乱七八糟的一天。

tbc

评论(3)
热度(34)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