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嘿哥们,跳楼啊?

两个刺客导师在天台相遇误以为对方要跳楼的故事,搞笑向(大概),ooc有,忽视时间线。

祝大家看的愉快!

 

刚刚荣升成刺客大师的阿泰尔终于爬上了陌生城市的最后一个鸟瞰点,他找好了姿势蹲在木板上,这个精致的城市尽收眼底……好吧也不是那么美好,由于这个鸟瞰点高度不达标,导致身影很容易就被路过的市民注意到。

“我去怎么又有人要自杀,拜托这个高度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只能摔断腿好吗?”

“饶了我吧前天这的尸体才收拾干净,别给环卫大妈找麻烦了!”

“小子别玩了那小木板禁不住你!”

屁!阿泰尔暗骂一声,心想我辛辛苦苦爬了多少个鸟瞰点从来没有人(也没有木板)敢质疑我的体重!你这是嫉妒!看看底下这帮子只会哇哇乱叫的无业青年他们哪个能有我的身手?

一个都爬不上来!你们想跳楼都跳不了!

正在气头上的阿泰尔被自己的想法哄得骄傲了起来,然而就在他刚笑出第一声的时候,背后有个年轻小伙子喘着气爬上了房顶,对着正要信仰之跃的阿泰尔谆谆教诲着:“那个,珍爱生命,远离楼顶,真的。”

阿泰尔看着对面人花里胡哨的衣服起了疑,只见小伙子一掀兜帽,露出一张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苦逼脸,表情和一口气爬完十个鸟瞰点要累出魂来的阿泰尔一样。实际上,这位俊俏的小伙子,艾吉奥,最近荣获最勤奋阿萨辛称号的那位,今天刚从相邻的城市赶过来做任务,没想到在爬上最后一个鸟瞰点时,发现自己的专属位置被一个衣着奇怪的人占了。

他是变……精神有问题吧?本着善良的心,艾吉奥在心里把变态这个词咽了下去,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和他有的一拼的现状,开始吸引对面人的注意力,以便自己把他推到下边草垛里去,省的妨碍自己观察周围环境。

只见对面的人顿了一下,蹲着搓下了木板,挠挠头,貌似害羞地问道,“那个……你也?”

什么我也???艾吉奥不知所云,还没想好搪塞的句子时,对面又发话了,“我不太习惯有人看着我跳楼……”

拜托别用这种“有人偷窥我洗澡”一样的语气说这种事好吗?我的错咯?那你还能有习惯的那一天?

艾吉奥硬生生在脸上挤出一个哭一般的微笑,搓着手走到楼顶的边缘处,发现楼下三三两两地聚集起了一些看热闹的市民。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对着阿泰尔一摊手:“好吧,其实我也是……来跳楼的,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受欢迎。”

阿泰尔看着对面的苦逼小伙子,心想这是人生中遇到了什么糟心事。他也本着一颗善良的心,而且下面的市民迟迟不肯散去他也不好撤退,就当起了人生导师,决定开导开导身旁绝望的小伙子。

也省的环卫大妈愤怒的嚎叫吵的马利克莫名其妙地抛眼刀给他。

“呃,好吧,下面人挺多的,既然决定跳楼了,不如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你就叫我E吧,”艾吉奥气得背过身去瞪了瞪下边的吃瓜群众,可惜下边逆光看不见,心想这人要自杀怎么这么多事。要不然赶紧跳要不然就爬下去!“我看你又有什么事?这么早就来跳楼?”

“呃,我?我……我之前被我爹揍了。”尼玛的阿尔穆林!突然想起伪·刺客大师阿尔穆林当众打自己的那一巴掌,阿泰尔开始可惜自己怎么没把他从高楼上扔下去。哦,真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我深有体会。”……个屁啊!这就跳楼?“但是我想事情没这么简单吧?”

“是个导火索。”咬牙切齿的声音。

“Ok,Ok,冷静点,你爹为什么揍你?”

阿泰尔惆怅地抬起头,心想这小子怎么还问个没完了?

“……我把我兄弟害惨了,他断了一条胳膊,他弟弟死……也重伤。”

好吧,艾吉奥决定忽视没说完整的那个字。

“……怎么搞得?意外?天有不测风云,你现在应该去照顾你兄弟,不是在这里求死,你兄弟会高兴的。”

呵,他没拿圆锥扎死我已经是客气到极点了。阿泰尔露出一个你不懂的表情,继续叙述自己的悲惨历史。

“不只是这些,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兄弟也没有安假肢,我俩也算终于能正常交流了。但是阿……我爹他对我不依不饶,骗我去到各处打工,结果我到最后发现这些全是传销组织!”

喂你蠢到家了吧?艾吉奥无语凝噎,半天吐出几个字,“那你……挺惨的。”然后继续忽视那个没说完整的字。

“别提了,我被骗的很惨,而且我反抗的时候我爹还要暴揍我,他骗我干的那些事可是折进去不少我们家的人。”阿泰尔捂脸叹了口气,装得像模像样的,“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还把我兄弟骗了,他差点被传销的打死,还好我及时报警带人过去了。”

“最后我发现,他根本不是我们家的人,也就是说他不是我爹。”想起阿尔穆林这个最大的奸细,想起最后老马差点在阿尔穆林手下遇害的场景,他深深地感到后怕。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了。事实上,马利克死了,玛利亚死了,他来不及救下围在他周围的人。一切是都过去了,只不过除了他都是bad ending而已。

艾吉奥被这超大信息量冲击地愣在了原地。原来现实中还有这么魔幻的发展?那你爹呢?

对面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也没有任何动作。

“好吧……也就是说虽然过程很曲折,但还是有个不错的结局。我就不问你是怎么害的你兄弟了……我是说,你跳与不跳,生活都没有任何改变,难道你还有什么难处?至少你兄弟还在,我的亲人在很久之前就被圣……一帮混混勒死了。我妈当时就疯了,那帮人渣还要把我亲人的尸体扔到河里。嘿,听起来很惨吧,不过我挺过来了,那帮混混也都被处决了。如果我不坚持活下来处理这件事,就没有人管了。”

艾吉奥风轻云淡地说着这些,嘴角噙起一抹无奈地微笑。要不是当时他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好吧这也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他因为这些情绪才没有一瞬间被现实打垮,从圣母百花大教堂或乔托钟楼上跳下去。

“那你也真是不幸。”阿泰尔微微吃惊,“我一直没见过我母亲,我父亲……不说了,牵扯到另一个儿时好友。”他的眼神在想到阿巴斯时黯淡了下去,“都是不可抗拒的,当时我太小。”

而且再说下去免不了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猜测。

“儿时好友……”

两个人正不知道为什么聊着天互吐苦水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一个形容枯槁的人爬了上去,二话不说就要往楼下跳。

阿泰尔眼疾手快地拦腰抱住他,他也没怎么挣扎,只是回过头来用空洞的眼睛看着他,缓缓地说,“我要自杀。”

“你谁啊突然冲出来!”

“等等E他不是来搞笑的他是真要自杀!”

“我只是个路人甲,我女朋友把我甩了,不,是嫁给别人了。”路人甲认真地掰着阿泰尔扣在他腰上的胳膊(掰不开)。

“你等等我也是啊我初恋可是被迫嫁给别人了我根本就不想这样啊!”

“你还有女朋友?”阿泰尔一边卖力抱着路人甲一边吃惊地反问他。

“你是瞧不起我的长相吗?我当然有啊,不过后来没有在一起。我为了躲那些混混的报复被迫离开了家乡,她没有办法跟我走,我再回来时她就……嫁人了。”艾吉奥一边幽怨地解释一边举起手向缠在一起的两人走来,准备给路人甲一个手刀再把他撇下去。

“真惨。我女朋友被人杀了。”阿泰尔暗暗撇了撇嘴,玛利亚因为他的失控而死,他才不想提这事情。

“你以为我不是吗?我就去晚了那么一步……”小巷里的克里斯蒂娜。

哦够了,这样下去我也想跳楼了!

路人甲还是没有说话,他瘫在了阿泰尔怀里。阿泰尔试着把他放了下来,看他没有抽搐一样地突然蹦起来便安心地继续和E周旋。

“惨。”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感叹道。

下边的人越聚越多,艾吉奥和阿泰尔背对着对方看着楼下的人发愁。这人都把这房子围了一圈了,根本没法从地上走掉,何况还要劝下去身后这个要自杀的人,真是好头疼、

两个人同时转过身来,示意对方先跳。就在这时,又一个小伙子窜了出来,从两人中间的空隙冲了过去。刚蹦起来就被艾吉奥抓住了脚腕拎了起来,下面顿时出现一片遗憾的嘘声。

“下边说什么呢?”阿泰尔好奇地探头向下望去。

“你们跳不跳啊在上边炒作呢?是不是还开着直播呢?”

“你有本事跳啊?在上边呆半天不跳你给人找麻烦?”

你们才是给人找麻烦吧!阿泰尔在内心吐槽一句。

“行了行了别管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摆摆手,“他们这些自杀的没什么值得同情的,都是给人找麻烦。这尸体清理起来可麻烦了,还难闻呢。”

周围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不尊重自己的生命,我们就要尊重吗?他们不珍惜我们就要珍惜吗?”

“这样的人不值得救,真的,这些自杀的,全部。”

下面的人又开始了小声讨论。艾吉奥安顿好冲出来的路人乙,拍拍阿泰尔。

“别看了,我认识这个人。他父母被圣……被一个混蛋卫兵杀了,那卫兵上边有人没受到任何处罚。他女朋友在之后甩了他,他还丢了工作。他努力去改善生活了,但是没什么用,你懂得。”

阿泰尔耸耸肩,叹了口气,“之前一定过着轻松的生活吧,这样的变故谁受得了。”

艾吉奥心说可不是吗,看着开始啜泣的路人乙,也不知道下边人的喊话他听见没有。但是实在是很吵。

“你们能不能闭上嘴歇会儿,这没人跳楼!”

“你可拉倒吧!他自己不坚强那能赖谁!他自己不努力救自己谁能救!跳楼不就是为了逃避吗?他被生活打败了还能怪别人?”底下一个小姑娘喊道。

路人乙突然魔怔了一样重新跳了起来,这次他如愿以偿跳到了楼下,血溅了一地。

阿哦。

阿泰尔说,“太突然了我没反应时间!”

艾吉奥,“我的拦人技能正在读条。”

好吧,这样看起来是看热闹人的谋杀一样。

“不能在这呆着了。下边的人会把剩下这个也说死的。”阿泰尔扛起路人甲向架着的梯子走去。他知道对面这个不愿透露姓名的E先生根本不是来跳楼的,而是很有可能是他的同行……或是敌人。

艾吉奥同样,识破不说破。他帮着把绳子缠到路人甲的身上省的他摔下去。然后掏出几颗烟幕弹。

“well,说不定我女朋友嫁人的时候,我站在这里,那些人站在下边,我就也跳了。”艾吉奥打趣道。

阿泰尔无言地看了他……和他手上的烟幕弹一眼,自言自语道,“谁知道我身上的人有什么经历……也许他只需要一个安慰。”

你也是吧。艾吉奥憋住笑,他可不想提对面那个神秘人在谈到女朋友时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虽然他五官并没有动,但他就是知道他快要哭了。

内心也是。

阿泰尔将绳子拴在烟囱上面打了个结,再回神发现那个E先生已经不见了。他拾趣地扶起路人甲,呢喃了一句。

“有缘再相会,自杀友人。”

 

 

 

 

 

“嗨,阿泰尔!”

时间过了几个月,阿泰尔在马利克待的联络点看到了突然出现的E先生。

“你来做什么?”看来是同事。

“我是来打个招……好吧我是来阻止你自杀的。”

阿泰尔皱皱眉,解释道,“我不是要自杀,我当时是骗你的。”

“你正踩在马利克的地图上。”

 

Shit。

 

 

Fin.


评论(9)
热度(320)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