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ily】非正常家庭的神经病发情症状

  

伪ABO慎入,崩坏慎入  ,微21

一个披着abo外皮的家庭搞笑文

  
  
  
  “Hi,lucky dog。是抢劫还是打群架啊,被老蝙蝠扔进来?”

  “死开。”

  隔壁的狱友又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难听的要死。刚进来的倒霉蛋想,如果不是自己作死,也许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第三次碰见这个话痨的狱友了。某种意义上讲,他比碰上老蝙蝠还倒霉。

  他遇到的是他妈红头罩。

  隔壁的傻蛋还在不屈不挠地用他那金嘴嘲讽着自己,妄图得到期盼中恼羞成怒的反驳。但倒霉蛋不吃他这套,他更感兴趣的是另一件事情,就是他到底是怎么在好好走路的时候被无比残暴的红头罩盯上的。

  叮,倒霉蛋先生,恭喜你发现了华点。不过你之所以倒霉,就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红头罩发现你,是因为他……

  发、情、了。

  好吧说点儿好听的,可能Jason也没意识到。

  
  
  
  
  
  “嗨,小杰鸟,欢迎归队啊,科莉不知跑到哪去忙活了……”

  登上飞船的红头罩看着眼前的一坨红色一言不发,并不是说他头罩带歪了看不见东西,而是他大脑有点儿烧迷糊的感觉,反应不过来。

  罗伊意识到他有点儿不对劲,起初也没放在心上,以为他在路上不期而遇了蝙蝠侠啥啥的。但当红头罩找了个地儿坐下并反常地摘下了他的头罩发呆时,罗伊终于意识到他这次可能碰见大麻烦了。

  罗伊是个Beta,但是Beta怎么了?他每次都忿忿不平地为平凡地Beta辩解,至少他有个好鼻子。有时候在本人发情前罗伊都能隔老远闻见信息素的味道,就像这回他知道面前的这个迷茫青年是要发情了。

  太可怕了,Jason从来没说过他是Alpha还是啥,因为他在外硬汉的风格大家都默认他是个Alpha了。当然安全屋藏身点什么小盆栽啦大家就不约而同地忽视了。罗伊也是这么想的,他觉得现在应该找个机会离开这里,免得科莉一回来就看见半死不活的自己全裸着躺在不知哪个角落里。

  而且科莉也是个Alpha。

  想到这里罗伊打了个哆嗦,但是等会儿,发情?没准Jason不是个Alpha?反应过来的罗伊又放下了自己的装备。Jason大抵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没注意到刚才短时间内罗伊脸上的潮涨潮落。

  “罗伊,我感觉有点儿不对劲。”

  Jason抱着自己的头罩,慢吞吞地转过头来。他的拳头攥得死紧还在发抖,眼睛里满是说不清的欲望。他就这样满脸通红地看着罗伊,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答案。

  那是因为你发情了!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家里人没告诉过你吗!哦不对Jason好像有一小段儿空缺的青春期……不行,你不能上了他,即使现在看上去是他要上你,你看他那具有浓烈侵略味儿的眼神。

  总结,这个时候科莉要是在就好了。

  但是科莉不在,罗伊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

  “你发情了Jason,你专门跑回来是为了啥?”

  “???”

  “你发情了,听见没?!”罗伊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因为Jason正在自以为“不动声色”地蹭过来,还带着一脸迷茫。他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做出又是欲望又是迷茫的表情的。

  青年点点头,终于听懂了。其实他自己也比较奇怪,最开始洗澡的时候看清了身体构造也知道自己是个omega了。不过比起死亡这又算个屁呢?算好时间弄点儿抑制剂,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副作用?没想过,撑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对的,最开始他确实是这么潇洒地规划着未来。但奇怪的是,他好像并没有发情期。

  啊那不是更好。意识到这点后的Jason就完全忘了这回事,也自然忽视了每个月都会有的那么暴躁的几天。

  “那……你闻到我信息素的味道了吗?”

  罗伊吸了吸鼻子,撇撇嘴,“你当我引以为傲的鼻子是干什么使的,不闻见我怎么知道你要发情。”

  Jason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他继续死命攥着拳头问,“我问你闻见是什么味道了吗?”

  罗伊一愣,他发现不对劲了。说是闻见信息素的味道了但那味道也淡淡的,空气味儿吗??不是不是,罗伊形容不出来,那种味道就好像是……?

  罗伊绞尽脑汁想了几十秒钟,还没发出抱怨声就见一片阴影罩了下来,吓得他一哆嗦,心想期待已久啊不是心悸已久的事情终于要来了!

  好吧我准备好了!上吧罩子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吧!

  然而迎接他的是迎面一拳和Jason那因为克制不住欲望而微微发颤的声音。

  “我发现我好想揍你——”

  
  
  
  
  星火刚一踏上南十字号就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糊了一脸,这味道其实很淡而且根本说不清这是什么味儿,但久违的身体反应告诉她这就是信息素,搞得她难以把持地光速飞冲进驾驶舱。

  然后尴尬地冲鼻青脸肿摊在一边儿的罗伊打了个招呼。

  “科莉我想你还是出去待会儿比较好。”科莉缓缓落下来扶起瘫软的小伙子,温暖发亮的发尖不经意间拂过他的脸庞。要是在以往,罗伊肯定要试着闻闻洗发水的香味儿。但现在他痛的只想大喊。

  “我没事,谁刚才来过这里了?我记得回来的时候没有尾随的人啊?”科莉甩过自己的头发,压制住身体的不适感。要是真有什么人袭击了他们,事情就大条了。

  罗伊把双手伸过头顶比了个把垃圾桶套在脑袋上的动作,然后搓搓脸,滚到一边儿去独自伤心了。

  星火恍然大悟地眨了眨眼,又静静飘到抱着箭筒的罗伊旁边轻声安慰道,“那个,即使你没有挣脱被强上了我们也不会嫌弃你的……”

  “不是这样的好吗!!!”从现在开始箭筒就是我的情人,啊妈的,再也不理你们了。

  
  
  
  让一只发情的桶精红头罩在街上溜达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你只要翻翻那些小混混的日历就会发现他们整齐划一地在每个月的几天重重画了红圈。有时达米安或者Tim或者大蓝鸟啦或者大蝙蝠啦在夜巡时,经过某些窗子时会瞥到这些东西。一次两次还好,但当他们发现这东西在城市里大肆蔓延时,就不得不在意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不得不在那几天比平日更加紧张地注意罪犯地一举一动,然后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就像今天,Tim结束了充满疑惑的夜巡准备回去整理数据,然后把自己的大翅膀做个维修。

  当他飞过某一区域时,无意间看见一个健硕的背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巷子里。大红平时不会到这里来,是不是他也发现那个奇怪的日期标注了?最近他们没有什么联系,也许沟通一下会有些不一样的发现。

  小红鸟落在高高的电线杆上稍作歇息,刚要起身转弯就见一道黄色的闪电飞驰而来。

  啊,并不是闪电侠,只是违规超高速飞行的星火拖着她的长头发。

  “叮,罚单一张。”Tim站起来打了个响指,用长棍敲敲电线杆,“你是来找红头罩的吗?”

  “事实上,我觉得你赶紧把他拖回家……或者什么地方都好,难道你们蝙蝠家都不知道他是个Omega吗?”科莉吸吸鼻子,感觉那种奇怪的味道还隐隐约约地从巷子里散发出来。

  当然知道啊!虽然Tim也很好奇平时大红都是怎么解决的,但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靠抑制剂撑着。按理说一直这么下去会有副作用的,但他暗地里追寻了几个月Jason的踪迹都没发现他有失控的时候。

  不过要说失控……确实每个月Jason都会有几天变得特别暴躁,难道这是副作用吗?这是什么奇怪的副作用?

  科莉挥挥手把Tim奇怪的想法都抹掉,她以为这事情一说他就明白的,怎么还拐了个弯?

  “唉,你这个小聪明,”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就是Jason发情症状,不是什么副作用。”

  “哦……哦??”哇,那得联系一下迪克了。

  “我没说也让你过来,达米安,你为什么不乖乖去夜巡?”要是让布鲁斯知道了就有点儿尴尬了。Tim翻了个白眼用力钳住头罩,免得他再次扑向不远处被揍得血肉模糊神志不清的抢劫犯。科莉正在把其他重伤的罪犯运走,迪克刚刚带着达米安赶来。

  小崽子从房顶上跳下来,一点儿也不屑于看他一眼,嘴上倒是没停下来什么失败者麻烦精的话,然后跃跃欲试地想给扭动不停的红头罩一拳,最后被迪克拦了下来。

  “达米安你也别笑太早,Tim可是个Alpha你小心被他揍趴下。”

  “我才不会,”现任罗宾甩开笑嘻嘻的夜翼的手,“我妈给我做了改造,我才不会有分化这种愚蠢的经历。但我可不确定德雷克闻见信息素的味道会做出什么蠢事。”

  “嘿,别这么贬低我!而且这味道很淡的……还让人非常不愉快。”

  像什么呢?

  迪克挠挠头,终于说出了真相。

  “就是拳头打在你脸上的那种味道。”

  好吧这也不算什么味道吧!不过闻起来确实是这样的,也难怪Jason会这么做。弄清楚Jason的异常发情状况后,达米安觉得直接把他扔到毒贩窝点比较好,既解决了生理需求又完成了工作;当然迪克不会同意的,他觉得还是拖回蝙蝠洞做个检查比较好,看看是不是拉萨路泉对他还有什么别的影响;Tim表示你们两个能不能上来搭把手,大红实在是太沉了,一个Omega为什么能壮成这个样子!。

  “Jason?”迪克从辛苦的Tim那接过Jason,立刻赶感到身上的重担——如果不赶紧把他拖回去自己肩膀会瘫掉的。

  “嗯哼,你们那毫无逻辑的对话我都洗耳恭听。”头罩下的声音闷闷的,非常不开心。

  “陶德,你也太逊了。”

  “你闭嘴,达米安。”Tim故意用棍子敲敲他的屁股,换来一个暴怒的飞踢。

  因为远方蝙蝠侠的召唤,达米安最后瞪了一眼Tim,又拍拍大红桶,就抛出爪钩荡走了。星火转移完最后一位伤者后,表示要回去照看可怜的罗伊,也拍拍大红桶,顺便拍拍迪克的脸颊就飞走了。Tim表示自己还要接着夜巡(连带迪克的份),实际上是有些开始受不了信息素的影响,也挥挥翅膀飞走了。

  “……说真的格雷森,你和科莉的关系不还在僵持着吗?”

  “你还是闭嘴吧,Jason。”

  “这就开始烦了?”Jason踉跄了一下挣开迪克的肩膀,“我还以为你真要把我拖回蝙蝠洞去做个实验什么的。可事实上我狗屁的事情都没有,你赶紧回去耍你的棍子,我去揍我的罪犯。”还有别再让我跟布鲁斯见面了,上回的拥抱已经可以感动我几个月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添堵。

  迪克无奈地耸耸肩膀,一跃身跳上了房顶,敲了敲旁边的位置示意底下的人上来。

  “我就知道,你又要讲点儿什么非说不可的东西,balabala。”大红叹了口气,但还是乖乖挨着迪克坐下来。这条街,甚至这附近因为治安问题一直都没有什么人住,所以在这里稍微待一下也不会引来一大堆麻烦,是个合适的歇脚点。

  “我还没有那么唠叨吧?只是爱说而已,”迪克转过头来,即使隔着多米诺面罩,Jason也知道底下的那双眼睛充满了笑意,“无论如何,我还是坚持要你回家一趟。”

  “是蝙蝠洞。”

  “……回家,别跟我杠。反正你也不愿意动身,不如我告诉你布鲁斯‘困难时刻’的表现让你放松一下?”

  “那你可太八卦了,老头子没把你打一顿?等一下,布鲁斯不是Beta吗?”

  “Beta也有发情的时候,你是真的没上生理卫生课吗小翅膀?虽然很少很少,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其实他的表现也不是那么普通……那天他在卧室重金属摇滚了一晚上。”

  噗,听起来挺像假的。

  “是真的,阿福第二天早上的第一句话就是,‘看来公司有必要拓展一下业务了’,然后立即从餐厅的角落里拖出一把电吉他来……当时我几口消灭了早餐就立刻跑出去了——我怕布鲁斯还没缓过来要即兴发挥一下,那我可能就要笑死在餐厅里了。”

  “嘿!阿福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事,看来他晚上被吵得不轻。他可不是一个那么爱发脾气的人。”Jason有些意外地摁住迪克不停颤动的肩膀。这些事情听起来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了,那是在迪克小时候,他还不知所踪的时候了。

  在他当上罗宾时,迪克已经是夜翼了。那时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他并不很了解以前迪克在时,韦恩宅里是什么样的光景。也许他曾经问过布鲁斯,也许阿福给他讲过,但那些都消失在一片混沌的虚无当中了。那时的好奇心,那时的憧憬,都随着死亡与愤怒掩埋在记忆中的某个结点上。当再次醒来时,过去熊熊燃烧的种种悲哀正利用余烬将厚厚的灰尘蒙在夭折的过去上。当人死了,就不再是之前那个人了。

  当他想了解的时候,总是没有机会了解;当他没了想法的时候,那只蓝鸟又飞了回来,不厌其烦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你是在补偿我夭折的童年吗,迪基?爱讲也是唠叨,别不承认了。下次你再拉着我喋喋不休我就把你从高楼上扔下去,下面是猫头鹰法庭的迷宫的那种。”

  Jason躲过迪克的拥抱,两个人笑着扭打成一团。最后迪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拽着Jason滚得脏兮兮的夹克领子,向远处街道里若隐若现的蝙蝠车望去。

  “夜巡时间还长着呢。”

  
  
  
  Jason有点儿做贼心虚地跟着迪克回了蝙蝠洞,里边确实一个人也没有。

  “你这是什么表情,”迪克看他如释重负地摘下头罩,“我说了没人啦,我真没骗你。”

  “行了行了检查,我去抽血,还要干什么?全身扫描?”

  两人正各自调着设备,迪克突然说了一句,“其实Tim身体不适是他忍不住想跳舞。”

  Jason手下的动作一顿,翻了个白眼,“我忍不住都要信了,你的意思像是咱们没有一个正常的。”

  不远处突然传来轻微的碰撞声,Jason叹了口气刚要抱怨迪克,就见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Tim从暗处走了出来。

  “迪克你不能这么出卖我,毕竟只有我没出过一次丑!”

  “鸟宝宝你回来做什么?逃班吗?”迪克将血液样本放进检测仪里,用手比了个手枪,“我要去换个衣服,顺便把阿福叫下来。”

  “你还是算计好了吧格雷森?”Jason有点儿生气地打开仪器,然后看着迪克哼着歌上了楼,剩下Tim在楼梯上摆弄着自己制服上的扣子。算了,当自己又被骗了一回,这检查真的没必要,打点儿抑制剂不是最简单的方法吗。

  没人搭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底的烦躁又重新翻腾了起来。他没有说其实他还是很需要迪克的唠叨的……烦躁,不如去训练室找个沙袋狠狠揍一顿。

  没有蝙蝠侠的蝙蝠洞依旧能给他的情绪一些不太好的影响。他从来没有认可过这是一个可以归巢的家,即使他和每个人的关系都缓和了许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一个正常的家庭,正常的家庭不应该这样。

  路过那一排罗宾的制服时,即使他刻意不被那些衣服吸引,但因为特殊时期的影响,他还是将脚步定格在了自己的那件制服上。以往被淡化或者说稍有些麻木的情绪翻涌上来,和着对布鲁斯的不满,让他终于克制不住地将手伸向玻璃柜。

  Tim在上边静静看着Jason在下面走动。他知道现在最好的缓解方法就是不停地跟他说话。但这样好吗?欲望是需要释放的,无论那是性还是现在糟糕的情绪。但他也有些束手无策,要是布鲁斯在这里就好了。

  没人知道Jason发情时会这么糟糕。

  Jason在往训练室走,他看得出来,也许这样是最安全最得体得解决方式了。但还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最起码这次不一样。蝙蝠洞勾起了其它更糟糕的回忆,Jason要的真的只是发泄自己的暴力欲望吗?

  Tim都开始怀疑迪克带Jason回来的这个决议的正确性。他能感觉到Jason平时不经意间的疏远和躲避,但却很少有机会去提起这件事。他不知道迪克有没有找大红谈过。但即使是谈过,他愿意用自己的方式慢慢地去适应大家的好意吗?

  即使是最烦人的,时不时就发疯的达米安,在看到Jason身处糟糕的境地时,再不济也会下意识地皱眉。

  Tim还没来得及换下自己的制服就听见下面一声巨响,接着是碎玻璃掉落的声音。他惊讶地朝下望去,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Jason的背影。

  他当然知道大红那里发生了什么。

  “迪克少爷还在楼上,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时机去劝Jason。”老管家似乎刚从楼上下来,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

  “阿福,我没想要劝他,我是要和他打架。”看来没有脱制服的必要了。之前的种种疑虑现在全都烟消云散了。他们终归还是挤在一窝的小鸟,无论谁扇扇翅膀都会引起整个鸟窝的震颤。谁都有过各种各样的不满和抱怨,但谁也没真正地抛下这个窝,抛下这个拥挤又充满争吵的地方。

  大红真是蠢地太直白了。Tim心想,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Jason在燥热中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爆炸前的那个瞬间,然后是一群看不清面容的黑西装在面前经过。布鲁斯和Tim就静静地站在里面,冲着他微笑。

  布鲁斯对他说:“罗宾。”

  Tim换上了罗宾的制服,打开了他的棺材。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与嫉妒,在棺材打开的刹那抓住Tim的胳膊,一个翻身把他狠狠摔在了地上。他真的想这么做吗?他想过,而且之前他实践的时候比这要过分更多。但这时,他只想扯下那身本属于他的罗宾的制服,然后把它烧地一干二净。

  “但是Jason,不管是布鲁斯还是我们,还有你的小队,都没有放弃爱你。”Tim似乎褪下了那身碍眼的罗宾制服,现在正穿着他自己那身鲜红的制服抵挡着自己的攻击。

  “是的,我知道。”

  即使是这样的回答,Jason依旧停不下自己的动作。他站在半空中看着曾经的自己被推进那间血腥的屋子,里边没有小丑,没有撬棍,只有布鲁斯——穿着西装的布鲁斯,而自己穿着陌生的装甲,手里举着陌生的枪。

  他瞄准了布鲁斯的头。

  但是他真的想这么做吗?曾经有过的疯狂念头帮他按下了扳机。但枪响时,倒下的是小丑的尸体,而踏在那具恶心的尸体上的是看不清面容的夜翼。

  自己踩在红罗宾涌血的尸体上。

  布鲁斯早在回来的路上就听阿福转述了所有情况,但没有告诉一脸不爽的达米安。于是回到蝙蝠洞后,达米安像安了弹簧一样从车里蹦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德雷克你个混蛋又干了什么蠢事!”

  然而德雷克并没有时间搭理小崽子,他的胳膊刚才在躲避Jason的攻击时摔在了碎玻璃里,真是个久违的完美失误。而且大红估计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他眼皮虽然没耷拉下来,眼睛可是完全没聚焦。

  都这样了你还能超常发挥,真不愧是红头罩啊。Tim自嘲自己自讨苦吃,但没有任何要结束的意思。他看见迪克和达米安从上面急匆匆地向自己这边奔来,还有一只超大型的蝙蝠沉默地从顶上飞跃下来。

  “我的错。”他说。

  
  
  
  Jason在诡异的拉萨路池中见到了曾经死去的达米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事实证明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因为下一秒他就被踢出了池子,落在塔利亚的脚边。

  “惩罚蝙蝠侠吧,为了所有人。”

  “不,太麻烦了,”Jason捡起刚才不知掉到哪去的头罩,“他有他自己的选择,你不能再给我洗脑了。”

  “但我的选择并不能让你原谅我,Jason。”

  “行了布鲁斯,非要一遍又一遍地提这件事吗?瞧,这就是我和你没办法正常交流的原因。”Jason看着眼前的塔利亚模糊成总是阴沉着脸的蝙蝠侠,带上了自己的面具,“我现在是红头罩了,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布鲁斯,我不再是你身边的小鸟了,你不必费心.”

  我已经长大了,离巢了,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蝙蝠侠摘下头盔,又变回穿着正装的布鲁斯。迪克和Tim从身后揽住他的肩膀。达米安从眼前跑过,他没穿罗宾制服,还给了自己一个鬼脸。
  因为他们三个对达米安说:“就差你啦。”

  达米安回嘴:“醒醒吧你们。”

  
  
  
  诚然,现实并不像幻境那样飘渺虚无,不可掌控。比如现在的真实情况便是迪克从背后死死架住自己的胳膊,达米安正在一边抱怨着一边扒他的头罩。短暂的失明过后,他看见布鲁斯站在他面前,没带头盔,不如说是被他打碎了一半。

  老天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

  “他醒了,父亲。”达米安把头罩扔的远远的,Jason很想提醒他扔坏了再做一个很麻烦。

  “你还好吗?”

  “当然好的不能再好了,真的。”Jason摊在迪克的身上,感觉之前的种种烦躁都消失了,只剩下深深的疲惫。

  “嘿,你们终于停下来了?我还以为要闹到早上。”Tim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胳膊。对突然间睁大眼要冲过来的Jason摆摆手,“检测结果出来了,只是个普通的基因突变而已,没有别的异常。说真的迪克你不清楚吗?”

  “哦我懂了,你就是在骗我过来。”Jason今天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仰头盯着背后眼神乱窜的大哥。有迪克在就意味着麻烦重重,他早该认识到。

  “因为我们都很担心你啊。”大哥笑嘻嘻地放开他,这时他才看见他身上的淤青,迪克一定是刚换完衣服就跑过来了,自己发作的真是时间。

  “非常抱歉。”

  Jason忍不住给了迪克一个歉意的拥抱,迪克则笑着对他说,“每个人都需要你的拥抱。”而当自己转过身时,布鲁斯再一次抱住了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谢谢你做的一切,呃,包括额外的互殴套餐?但是今天就算了,再不睡觉阿福要生气了。”Jason拍拍布鲁斯,有点儿不好意思。

  至于达米安?他才不想拥抱呢,他给了Jason不轻不重的一拳,然后“警告”道,“好好睡你的觉,Jason。”

  Tim摇头拒绝了拥抱——他得处理胳膊上麻烦的碎玻璃。

  Jason只好抱歉地拉过Tim(我真的不用!)来上药,然后被一旁换好睡衣(喝牛奶)围观的达米安再一次冷嘲热讽。迪克趁达米安不注意一个熊抱掳走了他,在“格雷森我明天起来跟你没完”的嘟囔声中和阿福赞赏的眼神下推着他回去睡觉。

  “我真的还好,就是被你神志不清还能迅速反击的身手吓了一跳。”Tim撇撇嘴,抬起包着绷带的胳膊看了看,又要辛苦一阵子了。

  “反击?”

  “嗯哼,不论是身手上还是反驳上,你都反应的可以。”

  “小红,你还是不应该那么鲁莽地跳下来,万一你带的那个什么青少年小队明天就过来追杀我怎么办?”

  小红鸟又哼了一声扭过头,决定今天不再理这个麻烦又过分胆小的头罩。他已经快被Jason的小心烦透了,以前怎么不见这人这么唠叨?快赶上迪克了。

  Jason处理完小红的伤口后,整个蝙蝠洞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了,没有人出声叫他留下来。

  “Jason?”

  “嗯,我该走了。”

  Jason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阴影中——然后在刚才被打坏的几个灯泡下走上楼梯。他指指乱七八糟的蝙蝠洞,认真的对下边的人说,“明早起来不修好老蝙蝠会炒你鱿鱼的。”

  Tim冲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意识到自己是有点儿想多了,Jason的头罩还安静的躺在自己手边呢,而且看起来要重新抛光一下了。

  
  
  
  韦恩宅里静悄悄的,Jason不知不觉放轻了脚步踱到迪克门前。他抬起手来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噙着恶作剧般的笑容直接打开了门。

  “哦不是吧——折腾一晚上了你又要爬我床?”被子里传来大蓝鸟困倦的声音,“明天我还要早起赶路呢。”

  Jason毫不客气地蹭上迪克早就给他留好的空地儿,拉扯过本就不大的被子。

  “我什么时候爬过你的床了?我们有这么亲近过吗?”他憋着笑又往迪克身边凑了凑。

  迪克握着拳头在空中虚打了一下,“那时候关系比现在还好呢,我立马揪你起来把你揍了一顿。”

  “现在你想踢我下去也不行了。”我可是个二百磅的胖子。

  “怎么可能,你现在是个病号。”

  Jason对此嗤之以鼻。

  “要我给你讲讲阿福的事情作为睡前故事吗?想要补完童年的Jason小朋友?”

  Jason小朋友把凑过来的脑袋使劲摁到另一边,有个粘人的大哥就是麻烦,“你才是睡前兴奋的小屁孩,要我给你个亲亲才能安静睡觉吗?”

  “要啊。”

  ……

  “……真的?你不会突然把我踹下去?”

  “不会,”迪克再次凑近,搂过Jason的脑袋亲了亲他的额头,“优待病号。”

  “这算什么优待,你这是虐待。”Jason抻了抻他的脸颊,把嘴唇贴了上去。

  “这才叫优待。”

  “你真恶心,Jason”迪克嫌恶地抹了抹嘴,“你竟然不刷牙就亲我。”现在我嘴里全是血腥味儿,跟牙龈出血了一样。

  “下回也不刷。”Jason终于放松下来,任由迪克半搂着他睡觉了。

  也不知道布鲁斯有没有在迪克房间安监控器。去他的吧,我才不管这些。

  
  
  
  
  
  半夜,达米安从突然响起的噪音声中惊醒。

  “是谁在唱歌!陶德是不是你在捣乱!”

  “是迪克!”电话那头有着鬼哭狼嚎的背景音,“他唱歌这么难听吗!”

  “你怎么能跟迪克睡一块儿!你给我滚出来!”

  “你们别吵了捂住迪克的嘴好吗!”Tim的声音冒了出来,“我才刚刚睡着!”

  “提摩西少爷您又熬夜,”这是阿福,面无表情靠在床头拿着电话,“下回我要盯着您睡觉,以免您在床上跳舞。”下回给您的咖啡里放安眠药。

  “我没有!”

  “我靠这是什么家庭会议吗?”Jason在嚷嚷。

  “还有Jason少爷,鉴于您上次跟迪克一起睡时的惊天动地,我建议你们俩不要再这么做了。”

  这次又不是我的错!Jason堪堪捂住迪克的嘴,怒视电话。

  布鲁斯在电话一头听着五个人大半夜精神抖擞的混乱骂仗,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算了算了都交给阿福吧,自己插嘴他们会冷场的。

  睡觉睡觉。

  也忍住别把床底的电吉他抽出来高歌一曲。
  
  End.
  
  
  好早之前就有了这个脑洞,拖到现在。写的时候非常担心迪克和Jason的互动会不会太过ooc,虽然本意是想写个纯搞笑故事,结果正苦恼时昨天马戏团那章的生肉出来了(突然兴奋),官方啊官方……(捂脸)

评论(11)
热度(167)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