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众神陨落(1)

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过后,Desmond目睹了名为“刺客”的教徒的暴动,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大戏。他们以口中的教条为利剑,刺入被评判为“罪孽深重”的人体内。

在声势浩大的灾难性运动中,未被洗劫的他如愿以偿地挖掘到了这个教团的根源。

但为时已晚。

 

 

Desmond一进公司就感觉气氛很奇怪,知道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同事把他拉到洗手间,惊讶地告诉他:

“公司的一个高管死啦!被人发现死在家的,据说还是割喉。”

托克的脸上有的是兴奋与好奇,唯独不见恐慌与同情。Desmond也只是惊异一下,毕竟他们都不了解死的人。

“凶手呢?”

“不知道,刚出的事,正在调查呢,你出去可别乱说话。”托克转身进了隔间。

Desmond却翻了个白眼,无声地拷问自己:为什么当初不早点辞职?然后也转身出去了。

不过他听到了快门的声音。

莫名其妙。

 

像同事在卫生间拍照这种事,没过多久就演变成了“早起欲求不满,于是拍了自己的小兄弟给炮友”这种段子,随后不胫而走,在员工间流传着。Desmond这才知道,原来不止他一个人发现托克在卫生间照相,托克却从不解释也不回应过火的调侃,真是奇怪。

没过多久,另一名高管死亡的消息传来,死亡方式相同。不同的是,这回抓到了罪犯。当cop掀开他的兜帽时,目击者立刻指认了他。

Desmond在电视上看着直播,听着嫌疑犯高傲地宣称自己是一名刺客。旁边的cop立刻掀起他的袖子将装置扔了出来。Desmond放大了画面想看清那东西是什么,镜头却猛烈的摇晃了一下,刹那间几十个黑影扑了上来,其中一个被袭击的cop当场殒命。

嫌疑人趁乱挣脱了桎梏,捡起了镜头前的袖剑,然后踩碎了设备。

哇哦。

Desmond有些吃惊地望着被切断的镜头。他不是没听说过刺客的传闻,什么黑暗中的处刑人,制度外正义的化身。但它跟都市传说还不太一样,这个刺客组织是有自己的“领导人”的——很早以前的先祖,他们的神。像所有宗教一样,“刺客”有自己的发展历程,但出现的时间要晚的多得多。文明发展到现在,人们知道有先行者的存在,也明白那不是万能的“神”,只是灭亡的文明。但对于神的想象却不曾停歇过。

刺客的出现就是证据。

从前从未了解过刺客起源的Desmond如今有些好奇了,他不止一次听到或看到这句“万物皆空,万事皆允”,而且最近这句教条出现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他上网查了查相关信息,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事:刺客出现的不是晚,而是很晚很晚,晚到世界已经来到了科技时代。关于他们的神,打头的一个是Altair,照片却是一张监视器的截图——三个人扭打在一起,那个白色的背影就是他。配图下面写着:Altair在肃清叛徒时留下的唯一影像。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被认为是神?

好吧,Desmond为他过早的质疑道歉,接下来终于有了些神奇的事情。在这次冲突过后,叛徒没有死,Altair也没有死,记录中显示这位鲁莽的年轻人以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磨难中重生”。在此之后,他杀掉了目标,清掉了“人类历史中的一大隐患”。

我没看错?重生?

似乎现在所有的“刺客”都认同这个明显与科学相悖的故事,他们解释说神秘力量是Altair与生俱来的。他虽然不曾创造世界,却依旧来到人间,做出巨大贡献后又悄然离开。但没有记载他究竟是怎样离开的。

【病死或老死的吧。】Desmond不禁在内心调侃。作为无神主义者他始终无法理解这种无头无尾的故事。而且Altair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这让Desmond完全无法构建他的形象。而且就这位神的衣着来看,大概是几十年前,记录里却写着几百年前。

草草看了看这位神的经历,里面提到了一个叫金苹果的超级智能系统,还有一些这个系统记录下的异常情况,再添油加醋地编一编可以变成惊悚恐怖故事的那种。看来什么时候这种怪谈都不会消失,只有载体的不同。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被看为是神?

Desmond哂笑一声,继而点开相关连接中另一位神的介绍。而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张监控截图。

哈?

正在这要紧关头,断电了。

窗外是不断亮起的火光和接连不断的枪声。Desmond小心翼翼地靠墙拉开窗帘,发现几个黑乎乎的人影进了自己所在的公寓。他心里一惊,先报了警,又拿出手枪来守在入口处。即使没有光亮,他还是通过猫眼向外看去。却不料,一束强光瞬间射进他的双眼,Desmond只感觉脑袋一空,随即是眼睛传来的酸涩。他睁不开眼只能紧握住手枪,眼泪断断续续地淌下来,在地板上砸出微弱的响声。

啪嗒。

Desmond发现,本该模糊的双眼,此刻却清晰地告诉他,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三天后,Desmond去医院做了最后一次检查。他的眼睛没有什么后遗症,就是有点发炎,还是因为用脏手揉眼睛造成的。

他很想在医生不耐烦地告诉他没事的时候冲他大吼“只要想我他妈能看到门外的病人”。

啊哦,很遗憾,他并不能。他能做的只有悻悻离开医院,把狗屁的检查报告粗暴地蹂躏然后塞进垃圾桶,调节一下心情下午去上班。

托克一如既往地热情。

“昨天我才听说你们那里出事了?”

“那都是好几天前了,我的眼睛就是被强光照了,该死的。”这几天看见屏幕就疼,实在没办法上班。

托克同情地拍拍他,安慰道:“反正人都抓到了,也不是冲你来的。”

“抓到了?我都没怎么看报道,这样最好,混蛋崽子们。”Desmond恶狠狠地咒骂着,又想起身去洗洗眼睛。在卫生间隔间里,他用浸了凉水的纸巾敷在眼睛上,犹豫着要不要再请一天假。

惬意了一会儿后,他猛地睁开眼,看到托克就站在门外。

“托克?”Desmond吓了一跳。

“怎么?你竟然知道我在外面?”托克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随后仓促地走开了一段距离。

“……我听到的,托克,我的耳朵可没聋。”

“也是,也是,我本来想吓你来着。这么一弄倒尴尬了。”

Desmond没有收回自己的透视视线。他默不作声地挤出纸巾的水胡乱地抹在裤子上,然后猛地站起来,懊恼地大声抱怨着,“Shit!我是怎么干出这种蠢事的?托克?你还在吗?谢天谢地你还穿着外套呢吧?呃……你懂的我的裤子出了点儿状况……”

托克在门外大笑了几声,从隔间上面把外套扔了进来。Desmond抽了抽嘴角,一边儿系衣服一边儿骂自己给自己找事儿。托克的手腕上没有袖剑,而且他又能有什么理由杀自己呢?

疑心病真得治。

 

 

悲剧又发生了,楼上的一个姑娘被发现死在小巷中。脑袋顶上被利器开了一个大洞。

又是刺客,又是袖剑。而且这次更过分,姑娘的身上被浇满了汽油,在赶来的勘察员和法医靠近尸体时,一根小小的火柴从天而降。

Boom。

Desmond没有听见巨响,他此时此刻窝在家里看论坛。他刚刚看完断电那天被打断的介绍,另一位神——Ezio。Ezio是监控截图里被夹在中间的那个,日后成了Altair的其中一个搭档。记录里说他并不是真正的“神”,而是神在人间的一部分。因为真神力量过于强大,一个人的躯体承受不了,逸出去的一部分便成了神的分身。Ezio有非常出色的领导才能,为日后刺客组织的壮大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而他现在看的这个充满了刺客追随者的论坛,其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帖子,引起了热烈的争辩。

帖子的题目叫:是否不止一位神降临到了人间?

楼主:我认为很可能有另一位神也来到了人间,就潜伏在大导师周围的搭档中。

大导师是大名鼎鼎地Altair。

往下翻了翻,Desmond不得不再次搜索剩余神的介绍,出现的人物太多了他根本就不了解。眼花缭乱中他看到了一个红头发姑娘的相片。她的脸庞实在是精致漂亮,丝毫不显柔弱。眼中的风情带着硝烟的味道。

可惜的是,这只是一张写实的画像。

Elise,一位果断英勇的天神。

Desmond有点儿别扭,他越来越觉得这像是什么魔幻小说的情节,是有人故意炒起来的。但是所有的记录又确确实实显示最初的故事就是几百年起记下的,后来记叙的只有很小一部分。但是,什么东西不能编呢?

他呻吟一声,换了个姿势倚在沙发上。网页被拉到了最后,几个参考文献的名字蹦了出来。Desmond查了查,发现有几本网上根本没资料。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没有传到网络上的文字。

看看介绍的最后修改内容,就是从这几本书里来的。

看来要去图书馆碰碰运气了。

不过……他们的年代与现在到底隔了多久?

 

 

 

 

叮。

Desmond压在书底的手机:

 

迈尔斯先生

鉴于你对刺客这方面的热情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愿意提供给你一些独家资料。啊哈,别担心,我是在论坛上注意到你的,资料我发到了你的邮箱里,请查收。真是无趣的方式,不是吗?

请务必接纳我的意见。

 

“小羊肖恩”留

                 

 

 


评论(2)
热度(29)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