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Ezio在理发店的羞耻之旅

那天,我在理发店等了两个多小时……
不说啥了,脑洞在此,十分羞耻
—————————————————————————————

   快过年的日子,邵君见Ezio的头发长了不少,就硬拉着他到了公司旁边的理发店。
  “可是我平时都是扎起来,没有这个必要啊。”Ezio不想抛弃现在的发型,他觉得刚刚好。
  “又不是让你剪个板寸,快去快去,正月剃头死舅舅,赶紧趁现在把头发理理。”邵君果不其然抛出了她那奇怪的中国习俗。不过看她这么着急,Ezio觉得她可能还有点别的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难道自己“被”相亲了?下一步就是双方见面?邵君原来也做过这种事……哦天哪,可是自己从来不缺女朋友……
  正想着,Ezio已经被中国姑娘完全推进了理发店。柜台后的玛利亚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立刻换上不太柔和的笑容(Ezio觉得她的面容不是那么温柔)。
  “嘿,Malik,咱们有客人了。”
  在一旁给另一位女士染发的Malik忙得抬不起头,他一边盯着手中的发丝,一边应和着:“店里人都出去吃饭了,等我染完这个就给你剪,不过我觉得你好像不需要……”
  “他需要,我不想看见他甩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来上班!”邵君立刻反驳回去。Malik有些惊讶,他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却被玛利亚一个眼神震慑了回去。
  “再多嘴扣你工资。”
  好吧,Malik乖乖闭嘴。他看着邵君心满意足地出了门,还冲玛利亚笑了笑,留下不明所以满头问号的意大利小伙子。
  Ezio,自求多福吧,虽然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Malik憋住笑继续自己的工作。
  Ezio从小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在了之前经常坐的那个单人沙发上——感觉好极了。他刚吃过午饭,又碰上这么个可以把身子都陷进去的柔软沙发,很快就来了困意……

  哼哧一声,Ezio身子猛地一颤,抖掉了盖在脸上的杂志。老天……他睡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他费力地看了看四周,玛利亚和Malik都不在,只有一个人——他见过几次,也是在理发店,经常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严肃地玩手机。
  此时他正坐在油压椅上,一脸严肃地玩手机。
  Ezio揉了揉脸,深吸一口气,从抽屉里拿了剪刀和梳子,又踢了个升降椅到那个人旁边坐下。
  “你好,剪头吗?”Ezio觉得自己憋不住就要笑出来了。
  那人缓慢地抬头看了Ezio一眼,又犹豫地点了点头。
  “嗯?中东人?”Ezio一边看着面前那双金灿灿的眼睛,还有那深邃的眼窝,一边琢磨着给他理个什么“造型”。
  反正有玛利亚撑着……自己就放开了玩吧。
  “你叫?”闲着也是闲着,先套套话,省的待会儿连揍自己的是谁都不知道。
  “阿泰尔。”
  “看你也经常来这里啊?”Ezio的手指轻轻按着阿泰尔整齐的短发,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
  “是啊,但是没让你理过头发啊。” 阿泰尔似笑非笑地看着镜子里的年轻理发师。
  Ezio 一慌,感觉要露馅。他赶忙移开视线,柔软的指腹从阿泰尔的头上划过。
  “我觉得……你的头发好像还不用理啊,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两个星期前?”他硬生生扯开话题,事实上,他也不敢下手了。
  阿泰尔耸耸肩,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无奈地看着呆坐在椅子上的年轻人,“确实,我不用理发,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理一个。”
  Ezio反应慢了一拍,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人拽着胳膊推向油压椅。
  阿泰尔轻轻扯下他的头绳,看着棕色的半长发散下来,憋住笑,拍拍他的肩膀调侃了一句,“我也是个理发师,别紧张,不会给你都剃了的。”
  啥?Ezio一瞬间尴尬了起来。原来阿泰尔这人不是顾客,而是店里的理发师?然后自己还在专业的面前闹了个大乌龙……他感觉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这比找姑娘要联系方式结果被拒绝羞耻多了。
  阿泰尔看着镜中的人惊讶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不知所措的样子,无声地笑了。
  他的两只手划过Ezio的刘海,贴着迅速升温的脸颊轻轻按下去,目不斜视地盯着镜子里的年轻人,估量着头发的长度。然后又撩起脑后的发丝,分成两缕披在肩膀上。
  好吧,只是一时兴起玩了一把。阿泰尔看着面前有些窘迫的“短发姑娘”,别过头笑了两声。
  “老天……不要把我后边的头发剪了。”Ezio悄悄瞪了恶趣味的理发师一眼,提醒道。
  阿泰尔仔细拢过肩上的头发,他温热的手指扫过Ezio的柔软的脖颈,引得意大利人不由自主地颤了颤。Ezio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指正贴着自己的后颈挑起细碎的发丝……他不动声色地深吸了口气。
  自己这次对这种感觉怎么这么敏感?
  等等之前都是引个漂亮妹子给自己剪的,这是第一次让男理发师……不不不自己在想些什么,这跟性别没有关系吧?
  Ezio表面上还勉强维持着微笑,心里却炸开了花了。他僵直了身子,看着阿泰尔越过自己去拿桌上的喷水瓶——他的头紧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嘴唇就贴在自己耳边。
  “不剪?你还想留起来梳个马尾啊?”
  潮热的气息顺着Ezio耳朵的轮廓打着旋地磨蹭着。他不但可以听见阿泰尔的话,他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阿泰尔声带的震动,就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说了什么根本不重要,重点是他离的太近了!
  不是说中东人都很保守的吗?Ezio欲哭无泪地稍稍偏过头,想离开修罗场冷静一下,无奈又被身后人的两只手正了回来。
  “别动,你想让我给你剪坏吗?”阿泰尔有点不耐烦地低头看着不老实的脑袋,纤长的手指覆在两侧的耳朵上——上帝,快住手,Ezio觉得这次理发正在向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当然只是对他而言。他的脸也一直没有降温,相反还十分恼人地朝更高的方向而去。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瞬间就后悔了——阿泰尔在笑,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弱的弧度,他肯定察觉到了,不管为什么。
  还好他的手没有在自己的头上停留下去。Ezio松了口气,却又感觉到冰凉的水一股一股地喷在自己的头发上,水珠沿着湿透的发丝贴着自己的脊柱磨人地划了下去。
   “别动。”阿泰尔再一次按住Ezio的肩膀,满脸不理解地问他,“你抖什么?”
   “……”Ezio发誓他再次看见了那诡异的笑容。也许阿泰尔只是自然地笑笑而已。他再次安慰自己,努力把注意力转向别处,比如上次约会去的咖啡馆啊,电梯里腼腆的小女孩啊,还有酒吧里身材热辣的金发妹子……哦不,剪刀贴着头皮那冰凉的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舒服。
   他闭上眼睛,想再次转移注意力时却失败了。每当他在脑中想到一个别的场景时,不是滑溜溜的剪刀贴着头皮游走,就是阿泰尔温热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若有若无地碰过外耳轮廓,蹭着脸颊。他快被这感觉弄疯了,他想摆脱这奇怪的气氛却又在渴望那双手能多触碰自己。然而那双手却经常蜻蜓点水般掠过自己,在还未满足时又离开,在失落时有不经意地抚上。他不敢睁眼看自己到底是什么表情,他只好努力克制自己的五官使他们别太露骨。
   更糟糕的是,当阿泰尔终于快完成手头的工作,双手再次按上他的肩膀时,他的大脑开始叫嚣。
   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按住自己肩膀有什么区别?感觉上呢?我希望他可以在自己肩膀上多停留一些时间?我在希望些什么?见鬼我在想些什么?
   阿泰尔看着紧闭着双眼不自主地抿着嘴的年轻人,好笑地拍拍他的脸颊,自嘲道,“不至于这么紧张吧,睁开眼看看,我觉得我的手艺还没有那么差。”
   阿泰尔说完便走到一边去拿吹风机。听着身后的人走了,这才敢睁开眼看看镜中的自己——很好,除了莫名其妙地红了耳根,其它并没有什么问题。
   他又赶紧摸摸自己的脸颊,嗯,很好,除了温度稍微有些高……
   见鬼去吧!耳朵根早就红透了,脸上温度也明显高出正常温度好多!
   Ezio挫败地瘫在椅子上。
   没想到一世英名的撩妹高手,就这样栽在了理发店里,还是以十分诡异的方式。
   阿泰尔拿了吹风机转身回来,发现椅子上的人明显比刚才颓废了很多。
   阿泰尔有些心碎。
   就那么难看吗?
   可他还没剪刘海呢。
   轻咳了一声,他拉过升降椅坐在Ezio的斜侧面,忍住内心的悲伤对Ezio说,“闭眼,头低下点儿,放心,没有那么丑。”
   还没剪完?!Ezio下意识在心中蹦出这句话来。阿泰尔的手背擦过了自己的额头,手指捻搓着额前的头发。然后,剪刀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冰凉的金属还时不时触碰到自己的眉弓。他的一切感觉瞬间又被放大了,尤其是他可以感觉到面前微弱的温度,可想而知阿泰尔就这样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目不转睛地专注地看着自己,稍微贴近些就会碰到他的脸……
    一没忍住,Ezio打了个喷嚏。
  
    后来的后来,Ezio再去理发,玛利亚说什么也不让阿泰尔给理。
    即使开始是她和邵君的恶作剧。
    “怕你们两个把持不住,对,你们两个。”
   
    End.
   

评论(10)
热度(51)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