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AE】我面前的到底是不是你(上)

 情人节我写了一篇清水还没写完,我下去抽自己几巴掌。
——————————————————————
  阿泰尔是不会承认一大早上起来被自家电脑吓了一大跳的。
  “嗨,你……你好啊!怎么样,能……到我吗?”
  电脑里传来断断续续还带着点嘶嘶音的声音,而罪魁祸首正“躺”在自己电脑的桌面上,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回收站的图标。
  这啥?智能桌宠?
  ……这玩笑有点过了。
  阿泰尔下意识退后了几步平复自己可怜的心脏,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不明物体。费力压下内心深处的惊恐后,他才面不改色地坐回了电脑前,不忘调大声音。
  “你是什么?”他试着和屏幕里缩水的人交流。
  “Ezio,呃,生前的名字。如你所见,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Ezio看起来丝毫没有要穿衣服的意思,裸露的皮肤在电脑的白光下刺激得阿泰尔想关机。
  “……你有衣服吗?”不管他是什么,阿泰尔毫不留情地拿鼠标点了点Ezio的脑袋,“不然我把你丢回车站彻底删除。”
  “哇哦那听起来可真可怕,不过你做不到。”Ezio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把光标从自己脸上拿下来放在了两腿之间。
  噫。阿泰尔看着他那风骚的模样一阵恶寒。
  Ezio戴着光标两边看看,最终还是钻进了“我的电脑”里:先把一条大长腿抬高迈进去,再把另一条搬进去,然后整个身子顺势掉了进去——光标给崩外边了。
  “你在干什么?”阿泰尔跟着点开图标。
  Ezio正从F盘里爬出来,带着发自内心的敬佩的眼神冲阿泰尔叫道:“您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电脑里真干净。”
  阿泰尔眼前一黑。他为什么非要在硬盘里存点儿私货?
  “不过你是不是不举啊……”Ezio眼里的敬佩消失了,开始作死地自说自话起来,还装模作样地打量了阿泰尔一番,然后又低头瞅瞅自己的……
  阿泰尔面无表情地让光标直奔Ezio的胯下。
  
  
  “嘿,阿泰尔……”Ezio欲言又止,他张着的嘴一直没有闭上,就这样透着屏幕看着手机的主人。
  阿泰尔瞬间锁屏。
  “你关不住我!”
  “好吧,那能不能别在我开会的时候冒出来。”阿泰尔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喋喋不休的领导,一边在桌子下边捣鼓着手机。
  领导打了个寒战,看了一眼视线的来源——瞪着金色眼睛看着自己的阿泰尔。
  阿泰尔勉强微笑示意。
  [开会?你有工作?好吧这问题蠢爆了。你是干什么的?]手机屏幕上飘出来这么一句。
  [你怎么进到我手机里来的?]
  [一钻就进来了,我是一段特殊的电波(认真)]手机屏幕上又飘来一句。
  [嘿,你在听我说话吗?]过了不一会儿又飘来一句。
  然而阿泰尔早已经把手机揣进了口兜不再理会。
  Ezio一脸不爽地坐在记事本里,扒拉着这里边的内容——今天哪个客户有什么要求,今天哪个客户来催了,今天哪个客户不满意了……没有一点儿工作以外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出乎意料,Ezio这样想,他就是那样的人,大概。
  他有些无聊地钻出了手机,在阿泰尔开会的这段时间溜到这家公司的各个女士的手机里,悠闲地逛着,顺便留点浪漫的痕迹。他还看到了一个有些印象的名字——罗莎,不过翻了翻手机里的照片却没有记忆中的那张面孔。
  也许她不爱自拍呢。Ezio有些失望地安慰着自己,又慢吞吞回到了阿泰尔的手机中。
  [你为什么会干这个呢?]良久,Ezio终于又发了条消息。这个时间正是阿泰尔从公司走出来准备简单吃一顿的时候。
  [我学的,我就做这行啊。]阿泰尔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忽略了那条“电波”的消息,半信半疑地向Ezio提问。
  “你到底是什么?”
  “……你到底看没看我的消息,”Ezio不高兴地提高了嗓音,“我是人,然后死了,然后成了电波,就这样。”
  “脑电波?这种事情有点儿超前吧。”阿泰尔在一家咖啡店前停下,斟酌一下推门走了进去。
  “你是意大利人?我听说你们喜欢在下午喝咖啡。”他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随便点了杯咖啡,把手机小心放在小圆桌上。
  Ezio挠挠脑袋,咖啡?但是他那时候还没有兴起来,他也有点儿记不清味道了。
  “也许?”
  Ezio注视着阿泰尔的面容,那严肃认真的表情倒是能勾起他不少回忆。他自从钻进电脑里就开始搜寻各种消息,最终鼓起勇气来到了这里。同时当然少不了接触各种新鲜知识,然后一边感叹科技的发展一边感叹老友达芬奇的脑袋,最后感叹一下自己的存在。
  他接触过十几个电脑主人,纯粹是消磨时光。他还经常偷偷地从电脑的摄像头里看那些身材极好的火辣妹子换衣服或者是跟男友缠绵——虽然不道德不过比之前容易多了。
  怎么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过我没看过阿泰尔……”Ezio想到了什么,心虚地看了心中正直的偶像一眼。
  
  
  
  阿泰尔眨眨眼,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总结,捅了捅电脑屏幕问,“你也是个人呗?我对你的存在有点儿兴趣。”
  你应该一开始就充满了兴趣!Ezio在心中大吼了一声,这一星期阿泰尔忙的时候不搭理他,闲下来的时候也不跟他说话。他发了好几条消息也只是回了寥寥几句,这样下来闹得Ezio这个尴尬,委屈,疑惑不解。
  “我就是这么个存在,没什么特别的。”Ezio赌气地翻了个身。
  “我确实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个独立思维,你想想,换作是你你会立刻接受吗?”阿泰尔点点他的后背,Ezio立刻不耐烦地抖了抖身子。
  “我不知道。但是之前几个人都没有像你这样疑心病。”对,她们都是一些热情又可爱的女孩子。想到这里Ezio开始怀疑自己到这来的动机。还是之前碰上有人爱搭不理的他早上别处快活去了。
  也许是想和他谈谈对信条的理解?得了吧,再怎么说他现在也只是个普通人。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但是很可惜,”阿泰尔垂下眼睑,声音低沉了下来。
  “什么?”Ezio一个急翻身,屏住呼吸等着阿泰尔的下一句话。
  “你……”阿泰尔抬起头,目光里充满了鄙夷,然后说出了他自出生以来最无聊的一个笑话,“我的电脑里没有片子。”
  ……
  “看你就够了亲爱的。”Ezio翻了个白眼,忿忿地落下一句话把阿泰尔噎在原地。
  不但无聊,还特别冷。
  
  
  
  Ezio放弃了对阿泰尔能记起什么的希望,开始兴致勃勃地讲起自己的经历,中间夹杂着他所了解的另一个阿泰尔的传奇故事。
  “你很尊敬他?”阿泰尔拿着笔在笔记本上整理着开会内容。
  “当然,他是一个起点。”Ezio得意地笑笑,“一个新的开始,不像你。”
  阿泰尔皱了皱眉头,跟他现在有什么关系?他不满地瞥了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人,开口问道,“扯我干什么?有可比性?”
  “没有,你跟他差远了。”Ezio忍不住拿眼前的人开涮。看见阿泰尔那严肃的表情崩坏他就止不住的高兴。
  阿泰尔不屑地轻哼一声,评价道,“我倒是觉得你们把他过于神话了,尤其是你,措辞太夸张了。”
  “一点儿也不夸张,一点儿,也不。”Ezio挑挑眉毛,心里有些不舒服,“你不能用评价普通人工作的标准来评价他,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阿泰尔看着他认真起来的样子,更加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能怎么不一样?工作起来都是一样的,领域不同而已。”
  “可是……”Ezio还想反驳些什么,却突然间冷静了下来。没错,即使时代不同,领域不同,“人”从来都是一样的。而更令人沮丧的是,他从未真正意义上地了解过阿泰尔,只是从文献上,或者是别人的话语中拼凑一些模样。即使在多少年后见到他,也只剩下冰凉的遗骸孤独地坐在偌大的、飘着灰尘的空间里。
  没有任何遐想的空间。
  “不过你这样崇敬他,他可能会不知所措的。”阿泰尔注意到明显有些消沉的Ezio,忍不住安慰他。
  “我觉得更有可能是毫不在意,毕竟他不在乎这些东西。”Ezio扬起了嘴角,弹出了手臂上的袖剑,“他对这个更感兴趣些?”
  “是不知所措,”阿泰尔也笑了,不依不饶纠正着Ezio的想象,“他和你一样也是人。”
  
  
  
  白驹过隙,阿泰尔的客户也换了一批又一批。Ezio在手机和电脑两边来回跑,有时还会去隔壁家吓唬小孩子玩。唯一不变的是他时不时就提起阿泰尔,然后没完没了地说上半天。大多数时间阿泰尔只是默不作声地听着,然后被Ezio吵闹的声音弄得心烦,勉强搭上两句话。Ezio不满他敷衍的态度,经常故意地讲几个黄段子,然而阿泰尔只是恢复沉默让气氛冷下去直到Ezio自己尴尬地不行。
  阿泰尔表示看着他吃瘪我能高兴一天。
  Ezio耸耸肩,咬咬牙表示这算什么。他还有办法把面子挣回来。
  比如这天一大早,阿泰尔一上班就看见罗莎一脸窘迫地看着他。
  怎么?任务没完成?
  罗莎扶着额头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放弃地摇摇头,小声提醒阿泰尔,“我待会儿给你传个东西,你别让别人看见。”
  传个东西……冥冥之中阿泰尔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今天Ezio没有在他的手机里待着。
  
——————————————————————
  文力不行了,在最后的时间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唉……这个设定不好搞起来,不过马上就可以突破一下了
  

评论(5)
热度(51)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