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AE】“活”着?01

  补作业好无聊来摸鱼。
  前两篇请见《我面前的到底是不是你》
  本来上次灵光一闪想弄成3000字小短篇,结果觉得这个还挺有趣的就再往下写写。
——————————————————————
  “阿泰尔,你不觉得有点儿无聊吗?”
  阿泰尔正趴在一边儿在某个网页上入神地读着一篇关于天体物理学的论文。他开始是站着的,后来累了就坐下,最后干脆趴在上面。管他呢,除了那个聒噪的意大利人又没有别人看见。
  什么?又无聊了?阿泰尔没吭声。Ezio应该比他会找乐子。过一会儿他就该跑到别出去看新鲜东西了。只要别在外边疯浪的时候找不到这台电脑了就行。
  Ezio在网页上飘来飘去等着阿泰尔的答复,结果半天只等来了一个专注的背影。
  “阿泰尔,咱们能不能出去一趟。”
  “嗯,出去一趟。”阿泰尔翻了个页。
  等会儿?
  “出去一趟?你要去哪儿?”
  “哪儿都行啊,不过我还是想回一趟意大利。”Ezio期待地看着阿泰尔,“我有点儿迫不及待想接触外边的世界了。”
  阿泰尔靠着目录没搭话儿,心里开始琢磨哪有可以让他们用的身体。转念想了想,他刚从躯体里脱离出来,再出去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你去随便找个东西附上边儿,我想看书。”阿泰尔认真地拒绝道。
  Ezio从上边蹿下来,在阿泰尔面前停住,他的衣服下摆正好盖在阿泰尔头上,看起来不像兜帽,像妇女裹的头巾。Ezio见了,先是欠揍地冲着本人笑了起来,然后才把身体翻了个个儿正经地请求道,“我没接触过,都是在屏幕里看的,你带带我呗?”
  阿泰尔忍住糊他一巴掌的欲望,眼皮都不带抬的,“那你提供一个空的没有‘别人’的躯体。”说完又觉得不妥——这不明摆着要去太平间吗?
  Oh shit 阿泰尔真是觉得自己没这么脑残过。
  “请你提供两个没有任何疾病也没有任何伤残的尸体。”阿泰尔忍不住添了一句。
  Ezio一口气没喘上来,他有时候也觉得面前的人莫名的傻,这人要一点儿问题没有他怎么死的?
  “找那种受到惊吓……俗称吓死的?”
  好吧反正时间是大把的,只要找到那么两具符合要求的也没有腐败的那种就行了。
  阿泰尔关了网页,思索着为什么要陪这个小混蛋瞎闹。
  
  
  
  
  “找个好看点儿的,你看那人寒碜的。”
  两个人通过一些非法途径的搜索确定了两个目标。一个躺在自己家的被窝里,手里还握着没关上的手机,另一个则在的网吧里。
  天大地大,要啥有啥。
  可是刚赶到第一个目标家Ezio就不乐意了。这人好几天没打理了,脸蛋也差的太远了。就是这么个平常的死宅在晚上和同事聊天时被一张恶作剧的恐怖图片轰炸了,当场就死机了。
  阿泰尔一声不吭地踹了他一脚,扬扬下巴示意他赶紧滚出去。
  “等等,这两个人待的地方差的太远了,得商量个集合的地方。”
  “还要集合?我打电话告诉你怎么走你自己去吧。”阿泰尔查了眼前这位的手机号默记在心里,十分不给面子地扭头就走。
  Ezio一脸不爽地拽住阿泰尔,哀嚎着,“你怎么总要走,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你伟大的后辈的家乡吗?”
  “不想,我想静静。”
  “万一佛罗伦萨有圣殿呢?我这又没有武器,一枪下去说不定我就真的没了。”
  阿泰尔死命抵住Ezio凑上来的可怜兮兮的大脸,一脸嫌弃,“你还当有多少人能认得你,顶多被兄弟会的人认出来。”
  “你的语言攻击太恶毒了。”Ezio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依旧不愿意放开勒在阿泰尔腰上的胳膊。
  “……你如果占据了身体就不是他那张脸了。好吧,我跟着你,不过你给我安静点儿。”
  阿泰尔感觉腰间一松,这混蛋又开始高兴地满处乱飘。两个人此时正挤在死宅的手机里,屏幕外就是那张略带惊悚的尸体脸。阿泰尔看着倒胃得不行,强行把烦人的后辈揍出了手机。
  Ezio要看看佛罗伦萨的风光,他自然就把搜索区域定在了附近。正好附近就有两具现成的尸体……好吧,起码对于他们来说是幸运的,避免了交通上的不便。两人再汇合时,已经是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前了。
  “这儿真漂亮。”阿泰尔套着件不太合身的西装挨在Ezio身边儿。
  “那上边儿你爬过吧,那圆顶你怎么上去的。”
  “啊?我记得那上边还有木架子。不对这里面不是有个墓吗?老天当时我爬的要吐了,就不能安个大梯子。”
  “……亏你还拿到我的盔甲。看你这样信仰之跃没跳歪了就不错了。”阿泰尔不耐烦地推了Ezio一把,因为他不切实际的荒唐言论。惹得Ezio使劲揽着自己的肩膀哈哈大笑。
  柔和的光线淋在暖色的教堂上,像是把漫长的光阴晕染开,扩出一片暧昧朦胧的色彩。周遭嘈杂的声音都缓慢地会聚在一起凝成模糊的河流,流淌着掠过Ezio的耳畔,像是远方的什么人在柔声歌唱着,平和却迷茫。
  他侧头看了看站的笔直的阿泰尔,中东人正轻皱着眉头凝视着教堂的顶端,抿着嘴一言不发。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宏伟的建筑前,任由阳光垂在肩头,形形色色的路人带着好奇的神色从身边经过,望着同样一言不发的建筑。
  “你想在这待一段儿?”
  “我想在这待一段儿。”
  “不怕圣殿了?”
  “开玩笑的,这时代还有纷争?”
  阿泰尔有些地惊讶地瞥了Ezio一眼,旁边的人才接上下半句。
  “有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我忘了,你也是大导师。”
  Ezio撇了撇嘴,蹭着阿泰尔的脸抱怨道,“你就这么喜欢夸我?我现在一身轻松,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然后呢?你要在这里一直住下去?”
  Ezio一愣,觉得阿泰尔话里有话,随即讪笑着反驳,“难道不行?过段儿时间咱们就回去,在这儿待着也没什么事儿干。”
  ……在哪儿都没什么事儿干。
  两人颓废地低下了头。
  
  
  
  
  兜兜转转了好几天,顺便费时间把身上的证件完善了一下。Ezio握着真实存在的拳头,深深感叹还是真切的身体好。阿泰尔嘲笑他就他现在这智商也就靠脸吃饭了。
  Ezio一听还来了兴趣,大半夜的勾着阿泰尔的脖子就把他往夜店里拐,要展现一下自己的魅力钓两个金发碧眼的大胸妹子出来。阿泰尔猛得被人一带差点没摔地上,一股无名火瞬间就从心头蹿上了大脑。他使了个巧劲儿挣开身后人的束缚,抬手掐上Ezio的下巴就把他摁在了夜店旁边的墙上。
  门开了,喝得醉醺醺的青年摇摇晃晃地扶着墙挪出来,迷瞪着眼看着眼前的场景。Ezio和阿泰尔也停下了各自的动作微妙地看着他。
  半晌,青年又挪动了他的舞步,轻轻拍了拍阿泰尔的肩膀。
  “外边搞……多难受,里边……去里……”
  阿泰尔生无可恋地回过头,Ezio抬起了双手表示投降,嘴角上却挂着平时撩妹的灿烂笑容。
  哦。
  阿泰尔手上一使劲,疼得Ezio立刻捂着脸跳着脚的叫起来,整条街都回荡着他的鬼哭狼嚎。
  “你看我都被你搞了,你不给钱还要虐待我。”
  “……我没搞你,你今天玩够了没。”我想找个地方睡觉!
  Ezio指指夜店笑嘻嘻地说道,“去玩一趟呗?就待一会儿,然后就找地方休息。”
  阿泰尔直接坐在夜店对面商铺的门口,“你去我等着。”
  “走呗一块儿。”
  “别扯我,我想揍你。”
  “好好好。”
  Ezio遗憾地边回头边进了门,他也是一时兴起。可是看到阿泰尔抬起一直胳膊晃了晃让他自己赶紧去,他就有点儿不乐意了,直接关了门。
  门里的喧嚣泄露了几分浮躁的暖意,关上时这一片又恢复了寂静。阿泰尔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打烊的店铺,抬头看着天挣扎着眼皮。恍惚间好像回到了清冷的耶路撒冷,他在庭院里休息,而马利克一边嘲讽他一边撑着仅有的一条胳膊绘制着地图;再过一会儿他就要再次踏上征程,全城的警钟为他的行动奏乐。
  哦很可惜,他还没有梦到自己要找的目标,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浅眠。他赶紧晃晃脑袋清醒过来,只看到一众穿着西装的人的背影。
  他叹了口气静悄悄地等待着。不一会儿里边的人就都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尖叫声刺激着阿泰尔的耳膜。虽然今晚的休息又泡汤了,但毕竟小憩了一会儿大脑还是十分清醒的。他拦住一个精神看起来还可以撑住的人问道,“里边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出乱子了还能怎样!这人也是醉的不清,被骚乱一刺激扯着阿泰尔的胳膊就开始吐。阿泰尔面无表情地向后撤了一步,那人就直接栽倒在自己的呕吐物旁。
  噫,阿泰尔抽了抽嘴角,转身拨开人群,进门扫视了一圈。没有熟悉的红光闪现使得他松了口气。猫着腰小心翼翼地避过地上的碎酒瓶和各种杂物,他悄然无息地就着桌子的遮挡溜到一人身后,刚要下手就见Ezio不知从哪蹿了出来一脚踹在斜前方人的裆部,然后劈手就要砍下去。
  整个动作流畅且优美不过Ezio还是傻了眼——卧槽忘了没有袖剑!
  在他愣神的时候旁侧的一人冲了上来,阿泰尔扫了面前人一腿迅速夺过枪将不远处的人爆头然后了结了脚底下人的性命。Ezio也是懊恼地扒下敌人手中的枪冲着大厅的另一侧开始射击,顺便给了身后一人一记酒瓶。阿泰尔压着身子来到他这侧直接给了他脑袋一掌。
  “玩呢你?”
  “你看我就说咱俩得一块儿。”Ezio心虚地扯开话题被阿泰尔拉着向后退去。
  “打不打?”
  
————————————————————————
  补作业好累。
  
  

评论(10)
热度(31)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