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巨坑】锁世轨迹 01-各自的选择

又是一个玩大了的结果

写了刚有一万字,发上来鞭挞自己。

------------------------------------------

——2011年1月2日

……我又在阳台上看到那个人了!看不清长相,而且一动不动的。这已经是这几个月来的第四次了!每次叫爸妈去时又不见了!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确实阳台上有几个半人高的废旧花瓶。

……

 

2011年1月9日

……又是他!第五次!晚上已经开始做噩梦了,难道就再也摆脱不掉了?我真不应该再向那里看!

……

 

2011年1月16日

……第六次!为什么都是周三!这次他动了……也许没什么,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可怕了,我应该走近去看看,可万一是抢劫的呢?也许应该报警。

……

 

2011年1月23日

他没来。去哪了?

 

……

——摘自程闯日记

 

 

程闯翻了翻一年前的日记,那时他刚入初中,字还写得很难看。他没有坚持写日记的习惯,只是那几个月阳台上的异常让他不得不在意。但就像日记里记载的,后来“他”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放下书,程闯有些不适。回想起那段时间,真是让他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也浑身阴冷。

“他“是什么人呢?消失后程闯的心中倒有些落寞,也许是厌倦了中规中矩的生活,开始盼望这平静中荡出些涟漪来。

他站起来,半晌后又缓缓坐下。窗外,正午的冬日阳光正烤着干瘪的树枝,一股困意似乎就从那无聊的景物中漫进卧室。程闯眯着眼打了个哈欠,推开散在桌上的作业便趴上去睡了起来。

 

沈怀池百无聊赖地转折手中的笔,他的桌上摆了一份平整的作业清单,上面的仿宋体黑字被红笔一条条划掉。他叹了口气,把单子压在旁边的书本下,转过身对着墙上扎满飞镖的靶盘愣神。

太无聊了。他想。

沈怀池刚入初中,但那个程度的知识已不足以让他费神。聪明是一回事,要强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头脑已经不属于现在了。

他捏起了散在桌子上的针,看着上面闪烁不定的银光,忽然间有了主意。

看了看窗外的钟楼,整整一点,怀池便从书架上抽出一个黑色的夹子,然后跑出了门。

 

叶卓换下被汗液浸得濡湿的上衣,抬腕看了看手表,又长舒了口气。

“这回也没出岔子就好!“

她对着镜子舒展了下身体。健康肤色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擦伤,混着些许泥沙,好不狼狈。

叶卓意识到。父母就在客厅里,十几分钟前刚把自己送进卧室,以为自己躺在被窝里睡觉呢。但她迫切的需要洗个澡,看来家里的浴室是不能用了。

那又怎么样呢?

她又套回了上衣,一脸玩味地拿起提前准备好的换洗衣物,轻手轻脚挪到窗户旁,然后慢吞吞地打开了窗户,顺着吱呀作响的水管爬下了二楼。

 

沈怀池缩着脖子走在寒冷的小路上。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主意是否正确,头过年小区里倒清净的很,都赶回老家了。今天他爸妈也出门去接他爷爷去了,家里剩他一个倒也乐得清闲。

正想着,拐角处突然跑出一个风一样的人,身上脏兮兮的。怀池还没看清就被一件套头衫募得蒙住了脸,那人还在使劲往后拽,力气还不小,一下把他拽了个跟头。

“不好意思啊,我着急!“叶卓一看身后还有个重物,匆匆忙忙道了歉就跑了,背影极其潇洒。怀池撑着地站起来,庆幸自己穿了件黑色的大衣,不至于那么显脏。

“好家伙,女汉子啊……“他拍了拍土,转身进了单元门,上楼摁响了门铃。

程闯开了门。

“你看看这初二的副科作业!光答案就一摞!“程闯刚见面就抱怨起来,”谁愿意啊,就剩这种带字的作业!“怀池听闻轻蔑一笑,说道:”是学渣就别吵吵了,反正我又不写。“

“去死吧你。“程闯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忽然来了兴趣。

“玩一盘?“

两人最终还是没有开电脑。而是披着衣服溜达到了天台。空荡荡的阳台上,两个半人高的花瓶早在几个月前就卖掉了。怀池左右看看,笑道:“是个跳楼的好地方。”

“那可不。”程闯趴在生了锈的铁栏杆上,心里却在想着其它事。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沈怀池听他认真地描述了一年前阳台上出现“他”的情景,倒没有太过惊讶,而是若有所思地插着兜。他不认为是什么抢劫的,而是做出一个更大的假设。

程闯皱了皱眉,他本以为怀池会有所反应,结果却是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睁大眼睛惊呼一声:“怀池你的手什么时候举起来的?!”

怀池怔了怔,一脸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在你沉浸在恐怖幻想的时候。走吧,阳台上快冻死了……你那时候不报警是不是脑袋吓傻了……”

怀池快步走回了客厅。

程闯抑制住心中的惊愕。他发誓他绝对没有眼花:在他的视线中,那手是瞬间举起的,没有任何过渡动作,毛骨悚然。

怎么回事?程闯想到了几种可能,但又被自己掐灭在了凛冽的寒风中。

 

严明搅了搅有些乱糟糟的短发。她刚从荒山里回来,在里面仔细搜寻了一天一夜也没能找到自己满意的东西。她有些懊恼地扔下斗篷,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

“怎么样?“

“没找到。“严明踩着拖鞋向卧室走去,拉长了音说道,”在你这睡会儿——“

沙发上的青年笑着瞥了她一眼,探身拽过了斗篷,用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仔细叠好,说道:“斗篷不用先收在这里吧,被人拿了就糟了。“

“好。“严明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那斗篷平时都是那位同门师兄掌管。

迷糊中想了想,在这漫长的时间中,这位搭档没有任何怨言地陪着自己。虽然没有多少话说,但有个落脚点终归还算好的。

省去了不少麻烦。

她终于将无力的身体交给了床榻。事实上,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休息了。这一切的辛劳都是为了那一天,而那一天,又是为了一个绝对充满变数的未来。

严明难得放松地把头压在枕头上,头脑仍在不停的运转。她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把行程告诉了青年。青年应了一声,问道:“你从来都不曾告诉我。这次是准备见谁?“

严明“刷“地睁开眼,因为自己只是说要出去。来不及多想,却忽地想到那在风沙中缓慢前行的背影,眼神便黯淡了下去。

“……程闯。“

青年轻笑了一声,感叹道:“那还真是必然。“

 

晚上怀池回了家,立刻给沈林打了电话认罪。

“爸,我今天自己出去了一趟,但是就几秒钟,我是因……”

“好了,我在开车,这次就这样吧。有事回去再说。”那边的沈林没有为难儿子的意思,因为他深知这小子有一定的分寸。怀池见这一次平安无事,便松了口气,心里却开始琢磨程闯讲的事。想了半天又觉得好笑,自己本来就不该浪费时间在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上,便摇了摇头回了书房。

 

除夕当天,小区里刮挂起了一串一串的小彩灯,几个进出的门口也有火红的灯笼在风中摇摆着。程闯推开了贴着福字的单元门,哈出一口白气。

周围的商店基本上都关门了。只有小区里的一家杂货铺还在张罗买卖。

程闯进了小店,里面没人,只有里屋的小电视播着广告,店主可能刚出去了。他在里面逛了逛,拿了几袋盐,把钱压在了柜台上,刚要走就见店主费力地搬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东西走到门口。店主小心翼翼地弯下腰把东西放在地上,直起身揉了揉腰。

“叔,钱我放桌子上了。”程闯有些尴尬,刚才应该上去帮一把。

店主看见程闯突然高兴地笑了起来,热情地招手叫他过来,道:“哎,你来看看这个,这是给你的。正好,你过来了!要不还真不知道你住哪!”说完又嘿嘿笑了起来。

程闯有些不明所以,走过去掀开了那一层层黑布,里面露出一个青绿色的玉制品。

“这是……剑?“程闯想将那把剑捡起来却发现意外的费力,他咬了咬牙,因为用力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可那把剑还是纹丝不动地躺在地上。就像被铸在了上面一样。

店主等着眼睛,差异地说不出话来。

“嘿!这……“程闯勾了勾嘴角,这可有意思了。就在他准备第二次发力的时候却刹那间感受到了无数阴森的视线。

这时,城市的上空炸响了今天的第一个炮竹。

程闯一个激灵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却意外发现那把剑轻了许多。他这才缓缓举起它,那青绿色有着冰冷的光泽。仔细抚摸那剑身,手上传来细腻的触感,那温润的感觉使它更像精致的玉质饰品,但又十分的诡异。

程闯自心底里想要这东西,虽然他不懂玉,也不知道剑的来历,但还是强烈地想要。这种心情就像小时候看到中意的玩具一样。

店主也不给他推脱的机会,侧着身子回了里屋。

“给你了!小男孩的新年礼物……“

程闯心中自是一阵狂喜,也顾不得问原因了,只急急忙忙把东西裹起来带回了家,藏在床底下,不时拿出来看看,在镜子前像模像样地比划几下,对这东西是爱不释手。

他兴奋地给怀池打了电话,那边依旧是有些傲慢的语气,但也好奇说过两天来瞻仰一下。他心满意足地放下电话,脸上不由自主地荡出笑意。

 

入夜,电视机中的主持人笑着送出祝福,鞭炮声此起彼伏,漫天的喜庆与温情在不停被照亮的悠远的黑夜中融化了。

不知不觉,这一年也到了尾声。程闯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卧室,顶着发胀的脑袋把繁复的窗花贴在冻的冰凉的玻璃窗上。

晚饭前打开的窗户忘了关,屋里气温冷得吓人,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味。程闯打了个喷嚏。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赶忙去关窗户,抬眼间寒风吹过,窗帘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翻飞着。

他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大脑也在一瞬间停止了运转,归为一片空白。

一个俊俏的黑发少年正半蹲在他的窗台上。

“我的剑呢?“少年虽然面无表情,但语气十分不悦。

程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心跳一滞。他努力平复下狂跳不已的心脏,磕磕巴巴地反问道:“那、那把剑是你的?在床底下呢。“

“碍事的人……“少年冷冷地嘟囔了一句,尾音却稍带着些莫名的笑意。他径直走进屋趴下来,把那青绿色拿了出来,仔细看了一番后又把阴郁的目光转向程闯,话语里带着一股怒气:”蠢货!里面的死人全跑到你那里去了!“

“啊?“程闯听的云里来雾里去的,又想起之前自己摆弄的行为,不免有些心虚,就没有底气地应了一声。

少年挑着眉毛冷哼了一声,显然对程闯的装傻不屑一顾。他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压制心中的火气,然后不耐烦地叹了口气。

“又是麻烦的一年。“

 

12点了。

新年的钟声湮没在爆炸声中,烟花相约在零点盛开,墨色的天空中不断变幻的光影交织出光怪陆离的绮丽世界,在热烈中展现出另一番天地。

新的一年来了。


评论(4)
热度(1)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