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伪AE】末班司机

跟夜班经理没关系!!
稍微难懂一点儿,注意伏笔。
——————————————————————

我无法在黑夜中看到更多的事物,但我却让自己的大脑随着夜幕坠入深渊,享受着难得的清醒。我将白日里所有的感情溶在飘渺的黑暗中,任它在无法道明的漩涡中翩翩起舞。
我爱这个思绪纷飞的夜晚。

Ezio喝得烂醉,摇摇晃晃地站在空荡荡的马路旁,抬起手勉强挥了挥。
没有车。
排列整齐的路灯在他迷醉的眼睛中涣散成刺眼的一片白光。他挣扎着抬起眼眸想要看清头顶上明晃晃的是什么东西——是升起的太阳、月亮?还是办公室亮起的灯管?
Ezio伸出手在虚空中抓了抓。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歪斜起来。他迷迷瞪瞪地皱了皱眉毛,放下手臂,低下头笨拙地纠正着错误的步伐——但他看不清真正的落脚点在哪里。
Fuck this。他嘟囔着,然后哈哈笑着任凭自己摔在地上。
无意识地咂咂嘴,一股子腥味儿。Ezio迷茫地看着诡秘的天空,稍微安定了下来后,周围的一切又开始清晰起来,点点光亮映在他浸了水一样湿润的眼睛里。
哦,老天,我他妈为什么喝酒?
低头看看暗红色的、皱巴巴的衬衫。Ezio吸了吸鼻子,几乎要落下眼泪。

“嘿,还醒着吗?”

引擎的声响在Ezio昏沉的梦境中掷下几枚石子,他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眨着自己的眼睛,然后慢吞吞、费力地从地上坐起来,困倦地望着停在自己面前的出租车,向司机投去好奇的目光。
他看见司机闭着眼叹了口气,直接下车将大脑迟钝的自己架起来,然后有些吃力地拉开了后座的门。
“不不!我要……我要坐前面!”Ezio一个激灵拔高了音调。
“如你所愿。”司机没有抱怨,关上门把他塞到副驾驶里,俯下身子帮他系好安全带,又从口兜里拿出一盒薄荷糖倒出几颗,掰开Ezio的嘴扔了进去。
“含好,别吐出来。”
车子重新开动,Ezio则乖乖含着糖。
“哪?”
“什么?”
“去哪?”Ezio深吸了口气,向后坳过头去,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司机专注于前方的路段,抬手打表,“佛罗伦萨,奥迪托雷。”
“哈!佛罗伦萨!”Ezio突然间清醒了不少。看着窗外因为偏快的车速而变得模糊不清的景物,心底开始腾升出一种不安。
疑惑,还有抓不到疑点的不安。
他扭头看向司机,看向那个安静的中东男人。可惜路灯的灯光不时在他脸上闪耀,那张脸就这样埋没在不停交织的光影中。
“呵,老价钱,没意见?”Ezio遗憾地回过神来,靠在椅背上顺口溜出一句。
“没有。到家?”
“当然了,公寓,你知道。”Ezio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呲牙咧嘴地敲敲混沌的脑袋想让思维更敏捷点,起码对这种简单的问句不会突然当机。
“你不住公寓了,你不是要回家吗?”司机的眼神沉了下来,他看着Ezio用那双疲惫的双眼恍惚地盯着自己,然后猛地摇摇头。
“公寓,相信我,伙计,回公寓……”
司机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无可奈何地加了个档让车子跑得更快。窗外的景色也更加虚幻了起来。他不满地反驳着,“你该回家,你每次都要回家。”
Ezio被他的话逗笑了,反过来眨眨眼,认真地反问道,“从没有司机这么跟我争执,我说去哪就去哪。回家?不是公寓?“
“你心底里的……你今天为什么喝酒?“
“不,我记不起来……“司机没头没脑的话让Ezio的疑惑更加浓厚。他用手指在泛了白雾的车窗上乱画着,吃力地想着喝酒的理由。
“世界和平!“索性放任自己大吼大叫。
“这不是个笑话,“司机依旧专注地看着前方,”或者说世界公平,这样更好?“
Ezio一愣,眼底的苦涩又要溢出来。他努力控制着突然间有些失控的情绪,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世界上少点混蛋该多好。“
“你的欲望而已,坦诚的人。“司机偏头冲他微微一笑。
“每天都在想,每天又会忘记,每天都是不同的人。“Ezio苦笑着摇摇头,”有时候看起来也很过分,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当然,“司机答道,”情绪无罪,无关乎那些标准,关键是你的抉择。所以你杀过他们吗?“
“不不,”Ezio连忙慌张地摆摆手,“我无法成为制裁者。”
可是我想,那欲望可是像刀一样快要将自己心捅个粉碎。
渴望每时每刻都在眼眶中流转。
“哼,施刑者。事实上你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只是在为别人烦恼。想维护秩序的框架,又妄想跳脱出来。”司机平稳的声音挤压着Ezio的内心。
可这有什么可掩饰的?
“我看到的都是不公。”
“而你想除去的是你认为的不公。”
“无论在哪,我都会想起世界上的那些残暴。”
“而当你看到周围人的笑容时,无力感会加重。”
“有人说我不切实际,愿望空洞。”
“可你认为他们看不全所有,而自己的愿望发自心底。”
“我尊重人们各自选择的视角,自己看着自己眼中的世界。”
“但这并不妨碍你觉得他们肤浅,溺死在在自己的梦里。”
“我只会想。”Ezio说。
“你可以做。”司机说。
可以做?当然他可以做,前提是不被逮捕,不被判刑,不会被人在看到新闻后惊恐地谈论。
Ezio摆正了身子沉默地透过玻璃窗看着笔直的公路。走这条路的时间不知为何变得无比漫长,两旁闪过树影、破损的栏杆和灯光,却不见一个车影或者人影。
没有狂欢的夜晚。
“……不如说点儿别的?比如你是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啊。”司机放慢了语速,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什么?Ezio再一次皱了皱眉毛。倒不是因为司机不着调的回答,而是刚才自己脱口而出的问句,你是什么……?
Ezio老实地摇摇头,“虽然我觉得每次醉酒后你都在等我,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的老天。”司机惊讶地感叹着,但又迅速恢复了平静,不再多说,把话题再一次拽了回来。
“你为什么又喝这么多?”
不知道啊?Ezio窘迫地挠挠头。
“上班,挣钱,同事关系,恋情,想要挑一个理由也无非就是这些。”他懒洋洋地往后一靠,嘴角的笑意明显是在自嘲,“大概这是常人的最普通的日常。”
“所以你不同?”司机颇有意味地冲他一挑眉。
“大概?肯定是有些不同。当然这听起来很自恋。”Ezio舔了舔上嘴唇,伸出干净的手掌,弯曲着优美的手指数着,“比如今天我会想关于世界上怎样实现人类平等,明天我会想怎样填补制度上的缺陷,后天我会想怎么解决邻居家的小姑娘遇到的友情问题——顺便,我研究心理学。”他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我还会想过去、未来,去图书馆查资料,思考自己的假设,若是运气好,也许会遇到可以一起谈论的陌生人。那可真是捡了个大便宜了。”
嘿,听起来就不切实际。
司机没有吭声,Ezio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陈述着,“还记得我小时候的生活,那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虽然美好,但想起来还是会因为自己曾经的无知而后怕。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什么,但只要你看到了一角,就不会再停下来了。有人问为什么这么想,为什么想这些——想到了就有,想不到就没有。”
“你高兴吗?”
“我高兴。”
又是一阵轻缓的呼吸声。
Ezio想到了克劳迪娅,想起在高中时她妹妹的那个混蛋男朋友,后来怎么样了?他发现他突然间记不清了。
“嘿,你知道我有个妹妹,当时她上高中被一个渣男辜负了。哦!我想起来了!我立刻去找了那个渣男,警告他滚的远远的。当时看着他那副把怒火咽下去的憋屈样,我真是感觉爽爆了!”
【你立刻找了那个渣男,把他打了个半死不活,被救护车抬走。因为他胁迫克劳迪娅和他上床。】
“后来工作了,刚开始的时候上边儿有个领导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天天找我麻烦,我的心情糟透了。”
【因为他觉得你占了他儿子的位置,他那不学无术的无赖儿子的位置。他当众羞辱你,陷害你,你差点就被撵出公司。】
“还好我挺了过来。认真工作嘛,心思没有在那上面。最终他也没能怎样,我也奠定了公司里的位置。”
【你顶着被警察审讯过的压力,顶着同事异样的目光,心里的愤怒早就变质了。你发了疯一样的工作,还找了时机把他儿子送进了警察局。】
“再后来,他竟然在医院里闹事。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在医院工作,被他搅得天翻地覆,自己的家人也一直受到威胁,甚至还被公司里的某些混蛋截过道。我还去医院安慰朋友,义正言辞地和他讲理,最后请了调解员。虽然结果不尽人意,倒也算是圆满解决了。”
【他去医院闹事,不仅你朋友被打成重伤,你朋友的孩子还差点被掳走。他的儿子因为不听从医生的指示病情加重,他就将责任全部揽给了医院。你去帮朋友的时候,被两三个人推搡,打骂。你早就不抱任何希望。】
“再后来嘛……回到公司那家伙不知为什么老实了很多,态度也变了不少,我的工作也最终稳定了下来。”
【再后来回到公司,他继续诬陷你,甚至故意弄丢你的工作成果。你沉下了心,在某一天杀了他,世界清净。】
Ezio忽然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司机,司机正用一种奇怪的笑容看着他,这让他浑身不舒服。
“没关系,你接着说吧。”
“……好吧。其实世界上这样的事情挺多的,看了真的很来气。然而我做不了什么,于是我竭尽全力维护着我周围的公平。”
【你已经上路了。你辞去了工作,开始觅食目标。】
“经常会看到一些无法让人控制情绪的东西。气的你咬牙切齿,你却无可奈何。我有时真的觉得自己很无力,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你在世界的阴影中穿梭着,手段愈加娴熟,也愈加残忍。你的心中满是报复的欢畅,判定的标准也越来越低。】
“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气愤了。因为大学时有个人也老是找我茬,我当时恨得不行。”
【……】
“后来再见面时,他向我道歉了。”
【你见到他,你恨他。】
“我们俩还是挺合得来的。也许就是大学时的一次糊涂吧,他当时也是误解了我什么。所以我幸好没做傻事。”
【你杀了他。】

“很多很多吧,我在考虑对应每个行为的惩戒标准。”
【你不想停下收割人性命的一次次行动。】
“我们可以给机会。”
【你杀了很多人。】

司机转头盯着窗外模糊的景色看了会儿,才闷闷地开了口,“你觉得你为什么说这些?”
“我吗?”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是这趟末班司机?”
“……为什么?”



“你只是想听一句:你做的没错。”


但事实上,你还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找个偏离方向的借口。



Ezio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你今天为什么喝醉了?”





“大概是因为我觉得……应该放松一下了。”
司机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



“阿泰尔,我想回家。”
“也许这班车不到家。”
“随你便,你是不会消失的,不是吗?”
“我永远都被你记在心里,亲爱的。”

End.
——————————————————————
本来说好写肉,但我实在是太想写这个了。
cp味儿不是很浓,但是我写了很多小伏笔,也希望能有人看出来吧。

评论(7)
热度(63)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