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AE】黑暗之上

         最近上学,找不到时机用电脑,又讨厌手机码字的感觉,一直在本子上手写,进度奇慢无比……一篇肉卡在两人脱衣服上到现在……

  听着这首歌写完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插曲。Young and Beautiful cp向很淡

     

    

————————————————————————

  Ezio是一个宇航员,最近有些烦恼。

  曾经的宇宙是一个极其浪漫神秘的地方,这也是Ezio要当宇航员的原因。多亏了天赋和他的努力,他终于在26岁的时候飞出了大气层,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这一切,用自己的每一寸皮肤去触碰那静谧的神圣。黑暗却泛着光芒的宇宙在他心底掀起了感情的巨浪,他的双眼被这黑暗的光芒刺伤,他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睁着几乎要落泪的眼睛在地球旁眺望着过去。

  在这里,他可以摆脱地面上纷杂的痛苦。因为在这里,地球离得那么近,但世界却离得很远很远——在他心里,这片宁静是身处陆地时无法获得的。他也会想,也许这只是宇宙震撼了自己,覆盖了心里的那份烦闷,所以重新回去时一切还会照旧。

  他可以无忧无虑地度过童年,但当他和克里斯蒂娜走在一起时,周围有些人的闲言碎语就让他意识到,自己之前是多么多么天真——并没有夸大什么,这是事实。

  瞧瞧,之前的幸福生活把自己给惯的。他曾经这样自嘲过,嘲笑着生活在蜜罐里的自己盲目的自信和乐观——那只不过是碰到自己承受范围内的挫折罢了。当自己走出去,各个方面的、各种程度的负面消息直逼自己的承受线,他明白了。

  Ezio,你可以做的更好。

  他毫不犹豫地攥紧了克里斯蒂娜的手——不去管那些嫉妒的恶意的流言蜚语。克里斯蒂娜是当时学校里的名人,可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她的名声却每况愈下。她的追随者,Ezio的追随者,曾经的,因为嫉妒把矛头转向了对方甚至是自家梦中情人身上,人身攻击,造谣,一项不少。

  所以,每次Ezio进学校,都会无意识地看到几双充满了妒火和怒意的眼睛。哈,好笑,你们又能怎样?

  可最终克里斯蒂娜还是挣脱了他的手,默默地做回了那个完美的大众情人。

  “我本想让他们一个个吃瘪到底,”喝醉了的Ezio靠在哥哥身上有些遗憾地哼哼着,“可是她不行呀……”

  而在这世上又有多少个她们呢?不光是在爱情方面,而是在方方面面,这些不公所筑起的遗憾又有多高呢?

  Ezio是很高兴看到社会上的思想进步的。那一个个鲜活大胆的观念每每叩击着他的心房,可当他转过身来,一腔热情地传播这些先进的思想时,遇到的却大多是一张张冷漠、毫不在意的面孔。

  哦……他们不知道,也根本不关心,却在这些思想触及自己利益时跳脚。

  有趣。

  年轻Ezio也有自己的粉丝团,他们自己组建了小组织,创立了网站,招人。

  再后来,他遵循自己的意志进了宇航局。

  现在,他正一个人清闲地窝在飞船里,看着传来的消息,浏览着自己粉丝团的网站。

  里面有很多姑娘需要回复。

  Ezio很高兴自己争取了这个单人任务,实际上他表现很出色,这很简单。他每天做完记录,检察完飞船,就会窝在窗前看着硕大的蓝色星球。只有在固定时间才会上网看看消息。

  他知道时代不同了,可这回有点儿超乎他的预料。

  【嘿,朋友,新来的吗?欢迎加入】

  【很高兴认识,阿泰尔】

  【Ezio,你为什么不视频?一般我在线时很少有人打字跟我交流】

  【因为我不想视频,而且更吸引我的是你的思想】

  【wow,那我还是应该认为你在夸我咯?谢谢认可,不过我本人也很有魅力的啊,不打算惊艳一下吗】

  【我知道】

  【呃……我可比网站上的照片帅多了】

  【我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绕太久】

  【那你想聊什么?老天饶了我吧,如果你想聊点有深度的,你还是去网站里逛逛吧,我需要换换脑子。也许过几天我会和你讨论的】

  【我以为你会很乐意】

  【事实上,有时候并不】

  Ezio自暴自弃地瞥了一眼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飞船——明明之前只有几艘,可科技的爆炸型曲线增长早已提供了宇宙旅行的条件。即使只是初级的,他们还是送了好几批人上来。而曾经像是只属于他一人的宇宙,就这样硬生生地被别人侵染。

  他好不容易跳脱的世界又来找他了。

  

      【最近人越来越多了】

  【天上的】

  【当然,天上的人】

  【也许送去的太多了,但你不能制止这样的发展,Ezio】

  【我没有,阿泰尔,但是人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想没有】

  【这才是根源】

  【你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怎样呢?我现在也是一脸笑容地坐在你面前——看不到你的脸真是太可惜了】

  阿泰尔没有再回复,Ezio也没有再挑起话题的意思。他关上显示器,不去看那突然间变得有些拥挤的宇宙。

  他想飞得更远些。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修理工】

       【哦……我还以为你在科研部门】Ezio对自己莫名的自信翻了个白眼

       【所以听起来没那么高端?我听出你的失望了,穿过大气层】

       【并无冒犯之意,呃,只是想也许这样我们会有机会见个面?】

       【网站上有你的照片】

       【没有你的】

      【输入中。。。。。。】

       Ezio迎着黑暗中的又一次日出,在曙光中合上了自己的报告。

     【你可以穿过大气层,把你的照片贴上来】

       然后抱怨你的证件照怎么这么丑,Ezio在心里接了一句。不过为了不破坏气氛,他没有说出来,只是撇嘴笑了笑。

       自从“修理工”这个话题的结束后,阿泰尔关了电脑,对自己这个工作的定义十分满意。谁骗谁呢?修理工?他对Ezio乘坐的飞船的每个细节都了如指掌,最后看着显示器里的年轻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蓄势待发,然后对上那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睛——他知道每个人都会有期待,也从来热烈,也许会有逃避,但也不会是这种“逃避”的感觉。

       所以,当Ezio升空时,控制室里掌声雷动的时候,他看着宇航员脸上名为解脱的神情,在心底默默记下了他的网站。

      一个愤世嫉俗的年轻人。他首先这样描述道,但并没有诋毁和嘲讽,或者是用自己稍高的身段去说教——他不过年龄上大了那么一些。

      【永远保持怀疑】

       这是他在初次交流不久后给出的第一个忠告。

      【请尽量跟我保持联系】

       这是第二个,Ezio则回复道:

     【不会吧?我觉得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那很高兴你这么想】

       为什么阿泰尔会这么说,Ezio隐隐约约也意识到了。自从他抱怨像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静谧空间被越来越多的飞船所填后,阿泰尔找他聊天的次数逐渐增多,对方会比从前多挑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讲出来,然后两个人再慢慢转回到其它哲学范畴的问题上来。

      Ezio想,阿泰尔不是要自己跟他保持联系,而是和地球保持联系。

      免得自己哪天就真的咻——地飞出去了。

      日子在两个人断断续续的打字声中溜过。Ezio在提出照片问题的几个星期后在网站的首页上看到了新发布的成员照片,阿泰尔穿着熟悉的工作服站在宇航局的建筑物前,侧身模糊了自己的面容。Ezio恍然大悟地一声叹息,随即在下面打上自己的评论。

【高级修理师,啊哈?】

      阿泰尔才不会提照片的事情,也许那根本就不是他放上来的,网站上照片的真假性根本没办法辨识。不过Ezio还是在之后的每一次交流中代入那个工作服的身影,然后感叹。

天呐,我只能看到他的身影,而他也只能看到我的脸,这真是太悲哀了。

【早安】

【准确来说这边刚刚日落,咱们有时差】

         五个月后的一天,Ezio在写报告的时候收到了对方的早安问候。他想起阿泰尔前几天说的住在他楼下的兄弟俩深受漏水事件的困扰,自己却好久没回去了,气得他们直接把门撬了。

【所以你去处理暴力入室修理事件了?】

【当然不,我这段时间都不打算回去了】

【嗯哼,上回你的同事还跟我说你最近难得挺清闲可以回去一趟】

【你是不是把我和你聊天的其它人搞混了?你知道我的工作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阿泰尔,跟我聊天的人不会跟你一样每天都来报告自己的日程,或者是拖上其他人跟我聊,他们可没这么操心】

【你明白】

【我没事的】

Ezio抬眼看看外面的飞船,那莫名拥挤的感觉依旧让人不舒服。

【我只是……视觉上的不适应,我一直在给那些在太空中不适应的人做疏导,阿泰尔,我没有那么厌世】

【但是,如果再想找一个完全清净的地方就不太可能了】

【我知道,但这只是现在不可能】

【我觉得可以终止这个话题了,我这段时间不会回去也是因为这个】

         Ezio赞叹般地轻笑一声,眼尖地看着一道细微地蓝光正逐渐和地球那大片的海洋脱离出来,穿过大气层,掠过陆地上璀璨地灯光,拖着华丽的尾尖向自己奔来。

【我可不能只看见你的头】

         

         Ezio再一次扔下报告,压下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和血液的尖叫声,离开了那个自己窝了很长时间的沙发,起身向上来之后从未动过的装备室走去。他强装镇定地一件件给自己套上宇航服,不顾有些发颤的指尖,最后缓慢地套上头盔,呆呆地愣了几秒。

        出舱。

       太空中没有空气,没有扑面而来的清风,但是当那片黑暗完完全全展现在自己面前时,Ezio还是感到有一股清凉从自己的鼻腔灌上脑袋,刮磨着生锈的感官。无尽的满足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填满了自己的内心,漫无边际的虚无带来的不仅是敬畏的恐惧,还有虔诚的欣喜和陶醉。

       阿泰尔在他身后,他的脸在头盔中清清楚楚地展现出来。

再后面,是和他对接的,阿泰尔的飞船。

   “ 修理师!”他们两个并没有连上通信,阿泰尔紧紧抓住Ezio的胳膊,认真地盯着他的嘴唇辨别着泄漏出来的句子。他不用听见声音,他知道对方的语气,那激烈的话语和炽热的感觉,他根本就不用听见。

       他看到对面的人在紧闭着双眼放声大笑。

       他们的飞船在轨道上以优美的姿态滑过,他们的身影以广袤的宇宙为背景融在无尽的和谐中。任何的感情与此刻相比都是如此的淡薄,人文,世界,在此刻都被挥抹在巨大的图板上。人类,缩在小小的奇点中,周遭千汇万状的夺目星光将其包裹,映照在黑暗的太空中。

我们存在,或是不存在。

“作为我飞船的修理师,啊哈,我比较喜欢这么叫,你应该了解他的全部性能。”

“远征,那也是我的目的。”阿泰尔无声地耸耸肩。

“这次起航我并不是为了逃避什么,”Ezio解释着,阿泰尔看着他期待的眼神,给了一个无声的默许。

“我是为了远征。”

                               

                                TO EXPLORE EVERTHING.

                                          EVERYTHING.

                                                  END.

评论
热度(28)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