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睡眠前后?

  肥肠喜欢这个天朝学生AU的设定。愿大家都有一个帅气温柔的主任……
  然而只能在幻想里啊!(摔)
  依旧ooc,欢脱只为娱乐大众,误入请轻声离开。
        大家元旦快乐!
————————————————————————
  马利克很头疼,作为他调到UB高中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发现了一个刺头,非常大的那种,大到他刚一进班就被刺瞎了眼。
  “嗨~”坐在一票小师妹中间的Ezio晃了晃翘在桌子上的腿以示问候。
  大龄高中生,没心没肺的小兔崽子,最重要的一点,他是阿泰尔家的!这一点就足够马利克把他从窗户直接扔出去喂喷泉。更别提刚上高中的那帮小姑娘们还以为突然插班来了个帅哥陪她们渡过这漫漫三年呢……停!Ezio你给我把手从那个男孩子的下巴上放下!不要荼毒我的学生!
  Ezio撇下呆愣住的小学弟,一脸纯真地把身子向前凑了凑,从头到脚把马利克扫了一遍,然后指着马利克问旁边的一个姑娘,“他是我们的班主任吧?马利克老师是吧?看起来真凶呢,我以后会不会被叫家长啊?”
  旁边的姑娘见此景立刻撸上袖子一脸正气地宣誓道“没关系,有老子扛着呢!”语毕身边的姑娘们群起附议,就差上去和刚见面的好凶-班主任-马利克干一架。
  
  
  
  马利克拎着Ezio的脖领把他拎出了教室。
  “出去。”
  “大学生返校日,我这是探望老师来了。”Ezio的眼神飘来飘去。
  “你找揍呢?”
  
  
  啪的一声马利克进了教室并把门狠狠地甩上,留下Ezio百般焦急地趴在后门玻璃上冲后排的哥们使眼色对唇语,最终被偷偷放了进来。他溜到教室后面的角落里,掏出包里的校服潇洒地披上。
  “呃……哥们,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班的?”同学甲。
  “怎么就不是了?”Ezio也急了,轻拍了几下桌子瞪着同桌,“我在这个教室待了整三年怎么就不是了?”
  “哦!蹲班了,一蹲蹲到底,牛逼啊兄弟。”同桌恍然大悟,不由得拍手称赞。
  “那是,”意大利小伙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颇具沧桑地感慨道,“几年前的一次典礼上,我因为在主席台上明目张胆搞对象被阿巴斯那个蠢蛋主任发现了,结果他就开始报复我,命苦啊。”
  “阿巴斯??不不不你跟哪个妹子啊她现在还好吗??”同桌还不清楚这个讨人厌的阿巴斯主任到底是谁,听到主席台上公然搞对象就吓得连笔也不转了。
  “这个嘛他还在啊。”Ezio笑着凑近同桌的耳朵,然后非常愉悦地揭露了谜底,“他就是前天早上收你手机的阿泰尔主任。”
  
  马利克决定无视笑得诡异的Ezio和他莫名当机的同桌,开始放听力。不过谁他妈又把他放进来了?
  他还有脸举手?
  “老师为什么你放的是阿拉伯语?”
  呵呵,马利克冷笑一声。不管设定怎么改,大家都是会英语的人,难道还要放英语听力吗?智障。
  
  
  
  阿泰尔坐在办公室盯着手机上的短信,和四个没打通的电话,陷入了沉思。
  Ezio考上了其他城市的大学,一般每两周回来一次,暑假寒假也经常往外边跑。他曾经委屈地眨了眨眼睛解释道,“高中老师忙的要命,我回来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
  阿泰尔就赏他一个爆栗然后拉着他对着日历数他不在计划内的外出有多少天。其实彼此都清楚的,Ezio再想念家乡也依旧会对探索与冒险充满了热情。他正迎来他青春里最美好最具活力的时期,他将喷薄而出的热情洒在每一个踏足的地方。很多次,Ezio随着他组建的小组外出活动,在热闹非凡的异地给阿泰尔打电话,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开会或者是上课。阿泰尔一直秉持着一个合格老师的行为作风,干脆地摁掉电话,然后在下课时毫无表情地回拨回去。
  “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工作时间。”
  “我就是忘了,而且我这有时差,现在是……凌晨两点。”
  阿泰尔啪地一声将教案拍在办公桌上,无视掉阿巴斯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无比关爱地对电话那头嘱咐道:“要是让我知道你天天熬夜,你回来就给我睡到吐。”
  “我现在已经在床上了,不,已经在被子里了,就差睡着了。”
  “你差一顿揍。”
  “我可是个乖孩子!”
  
  
  Ezio昨晚说上了回来的飞机,这个点早就该到了。然而手机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阿泰尔打回家去也没人接。费德里克还在电话里质问自己把他亲爱的弟弟绑到哪去了。
  所以当他在教室门口遇到痛不欲生的马利克时,班里不正常的哄笑声就说明了一切。阿泰尔下意识克制住自己想要打人的手,垂着眼角进了班。
  Ezio这只大金毛的影响力真是展现了史无前例的最大功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不肯移开,而以往只要面色正常(阴沉?)的阿泰尔在门口一站,小崽子们早就鸟作兽散,或者是集体噤声。今天,这个无比特殊的日子,Ezio正站在讲台上饶有兴趣地模仿着马利克发怒时的样子——当然也不是全部同学都买他的账,下面最后一桌的男孩子,那萎靡样一看就是被捉弄了,注意到阿泰尔以后整个脸色变得更难吃……呸,难看了。
  要是阿泰尔知道那怪异的眼神意味着什么的话,Ezio现在就应该躺在楼下的喷泉里了。
  前排的几个学生看到教室门前的黑影瞬间变脸,一边轻嚷着主任来了一边给Ezio使眼色。安静下来后,全班人齐刷刷地看着主任,然后看看Ezio,然后憋着笑看着黑了脸的阿泰尔。
  啊,太好了,终于有人注意到我了。阿泰尔在心里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看着Ezio费劲地把一条腿从讲台上抬下来,然后哎哟叫着甩着不小心磕到讲桌的手。
  “主……主任我错了。”Ezio讪笑着。
  除了害怕的语气太假了……不不你笑得太灿烂了!阿泰尔无声地扫了一眼正在看好戏的同学,接着转身,漫不经心地留下一句“等着通报批评”,在同学们惊恐地抽气声中走远了。
  在台下的同学们眼中,台上一动不动的Ezio像是吓呆了。于是纷纷小声地安慰他。
  “不会有事的,他就是吓唬人。虽然我们也刚到这里不了解……”
  “通报?上回隔壁班的那谁谁被阿巴斯抓了,因为取快递吧?阿泰尔主任还给拦下来了……”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我们都知道是他,啊这个磨人的主任……”
  “(ಥ_ಥ)他在我上课睡觉时偷偷叫醒我,虽然脸色黑的可怕我也困成狗,但我再也不熬夜了!”
  “对对他也叫我了!台上老师都没看见!”
  “他直接拿粉笔头崩我,力气太大害的我嗷一嗓子把老师吓屁了。”
  “……”
  “……”
  “好了我的小天使们,看来这个主任还不赖嘛。”
  台下众人纷纷点头。
  Ezio装作放心的样子抚了抚胸口,欢乐之余十分郁闷地看着底下叽叽喳喳讨论的可爱的小师妹们。
  所以为毛都是小师妹啊!!Ezio觉得如果他是猫他就要炸毛了。
  
  
  政治课的时候他选了靠门的位置,下场就是撑不住睡过去了,然后被巡查的阿泰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座位上拖了出来,旁边唯一注意到此景的几个同学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好几个直接给吓醒了。
  拖出去几米远了Ezio才清醒过来,头顶着阿泰尔的后背跟着向前走着。
  “监控,有大佬再看。”阿泰尔停下来指指前面的天花板。
  “然后你就失业了,然后我就工作了,然后我就可以养你了。”
  看来还是没醒。阿泰尔打开办公室的门,把背上的麻烦精塞到椅子上,使劲将头摁在他自己的胳膊上,让他睡觉。
  “睡饱了。”Ezio觉得自己还差打个嗝。
  “你前天没睡,别这么看我,你前天发了整个一晚上的动态。”
  Ezio回他一个看变态的眼神才讪讪趴回桌子上。
  阿泰尔向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果不其然Ezio还是在瞪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虽然他的脸已经被桌子压的走形了。
  “你现在笑得比较变态。”阿泰尔露出笑容回了他一口大白牙。
  Ezio立刻收起表情,他被刚才滑稽的笑容吓呆了。
  [我……我应该拿手机照下来。]他欲哭无泪地看着阿泰尔关上门远去,又颓废地往胳膊上一砸,很快精力散去,沉沉睡了过去。
  呵,真是岁月静好。
  阿巴斯推门就看到这幅少见的美景,当然如果Ezio不是在他的位置上呼呼大睡就更好了。
  阿巴斯气的踢了一脚阿泰尔的椅子,又不敢发出太大声音,真是憋屈极了。
  
  
  Ezio再醒过来天已经黑了,睡眠地点也从办公室转到了不知哪里的沙发上。好吧,是阿泰尔家的沙发上。
  睡到天昏地暗,睡到迷茫,睡到糊涂,睡到恶心想吐。
  所以我拒绝午睡超过一小时……Ezio顶着无比昏沉的脑袋,既不想起来也不想接着睡,难受极了。
  试着起来……啊不行好晕。
  试着动动……啊不行好累。
  试着闭眼……好饿。
  这个时候就需要喊一嗓子,于是在他刚吸了一口气要喊出来的时候成功被头顶黑暗处的一句“干嘛”吓得噎住了。
  Ezio伸手向后捞去,被阿泰尔抓住手腕按在沙发上。
  “阿泰尔。”
  “嗯。”
  “为什么我不在床上睡。”
  阿泰尔把眼睛从手机上的通知上移开,金色的眼睛在屏幕的荧光中闪闪发亮。他先是白了Ezio一眼,然后没好气地拍拍他的额头,“你胖了,我拽不动。”
  屁!Ezio清清沙哑的嗓子,从薄被中支起半个身子,按了阿泰尔的手机强行让对方以一种难以理喻的目光看着自己。
  “是你也有两个星期没收拾了吧?”
  阿泰尔正经地咳了一声,把人按了回去,然后默默走向卧室打开门。接着卧室里传来暴力的抛掷衣物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怎样的惨状。
  啊,可怜的单身汉阿泰尔。Ezio假装同情地皱了皱眉,接着愉快地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卧室门很快再次打开,阿泰尔神色如初地走了出来。他转身将要换洗的床单和衣物放到洗手间里,又大踏步走过来,顺势就要捞起沙发上的人。
  “我都说了不睡觉了!”Ezio赶忙一个咸鱼翻身坐了起来拒绝阿泰尔的怀抱,迎接他的是低血压造成的严重的头昏眼花和平衡感失调。于是他在落地前最后一秒被阿泰尔像抻面条一样暴力拉起,自己就像面条一样扭出一个诡异的S型弧度。
  Ezio感觉自己露出的半截腰凉飕飕的。
  “快放开快放开!胳膊要掉了!”
  啪叽一声Ezio瘫在了地上。
  
  
  此后,Ezio又在半梦不醒的状态下被强制进行了冷水洗漱的活动,算是彻底清醒了。他又把阿泰尔推进洗手间让他赶紧冲个澡,当然是不等他同意就打开了花洒将穿着整齐的对方浇了个措手不及,然后在巴掌落在自己头上之前敏捷地闪身出了洗手间。
  阿泰尔认命地洗完澡,擦头时正听到Ezio给他哥打电话。
  “我今天肯定要回家。”Ezio捂着电话向阿泰尔通报,对方点点头。
  “哥啊我待会儿就回去,带着阿泰尔一起。”
  等会儿行程里没有这个!
  又一次,在阿泰尔抗议之前Ezio就挂了电话。
  “说完了。收拾收拾待会儿走吧。”
  “……我衣服被你浇湿了,你让我裸着出去?”
  “不会吧你就一套衣服吗?”
  最后阿泰尔还是穿上了Ezio还算合身的一套衣服,虽然Ezio觉得他是故意的,也不知是为什么。
  “你看你穿我的衣服年轻了好几岁,你之前怎么穿的衣服。”Ezio眼前一亮,接着拽过他的领带凑上去就要吻。
  阿泰尔却将手指搭在他的双唇上将他推了回去,露出一个久违的狡黠的笑容。
  Ezio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意思,两个人套上外套锁好门,心情大好地在夜色中远去。
  
  
  
  
  不久后的Ezio家门口,费德里克听见敲门声来开门,然后就被面前的一个吻惊得一个趔趄。
  Ezio同阿泰尔分开,狡猾地冲他哥哥一笑,“过得怎么样?”
  这个小混蛋!费德里克装作要打他的样子,Ezio则拉着阿泰尔进了门。克劳迪娅和佩德鲁奇奥好奇地打量着从没见过的阿泰尔,楼上则传来父母的脚步声。
  “还不赖吧?”Ezio握紧了阿泰尔的手。
  阿泰尔回握。
  
  
  End
  起初只是想写个关于睡觉的故事……_(:з」∠)_
  
  
  

评论(4)
热度(64)

© _Campanile_ | Powered by LOFTER